延安时期党自我革命的实现路径

 

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发起的自我革命,是从党的高级干部学习党史、分析路线问题开始的,中间经过全党范围的普遍的整风运动,在纠正党内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错误风气,提高广大党员、干部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之后,又回到路线问题上来,系统总结历史经验,形成党的决议。在此过程中,党探索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途径与方法,以保证自我革命的顺利进行。

坚持“问题导向”

党始终将整顿“三风”作为自我革命的核心问题来抓。在“三风”中,对党危害最大的是主观主义,它是“共产党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其次是宗派主义和党八股。前者可从“小组织活动与派别斗争,一直到公开反党,使党与革命受到极大损害”;而后者则是“藏垢纳污的东西,是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所以,必须反对主观主义,以提倡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提倡团结统一的组织作风;反对党八股,以提倡生动活泼的革命文风。

在运动开展过程中,为确保运动不偏向,毛泽东专门列出问题,要求各中央局和中央分局予以答复:1.大多数同志对于整风学习是否有正确的认识,有无偏向和误解?2.在哪些干部中收效最大?3.是否根据具体环境及各种不同干部订立学习计划,有无不顾战争环境、不管干部程度的毛病?4.是否能使整风学习与实际工作密切联系,是否学用一致,有无教条主义的学习态度?5.各级负责同志是否以身作则,亲身负责领导学习,有无放弃职责,将学习领导交给秘书或他人管理之事?与此同时,党采取一系列措施,坚决纠正整风中理论脱离实际的问题;《解放日报》持续发表文章和社论,引导全党学习和贯彻执行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经过系统持续的学习和教育,全党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取得普遍一致性认识,为这场自我革命不断引向深入奠定了重要基础。可见,坚持“问题导向”,是这场自我革命取得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

总结“历史经验”

注重总结历史经验,是党的优良传统。在这场自我革命中,中国共产党作出《中央关于高级学习组的决定》,要求在延安和外地各重要地点,都成立高级学习组,学习和研究党的历史和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毛泽东还到中央学习组作《如何研究中共党史》的报告。他说:我们研究中共党史,“必须是科学的,不是主观主义”。首先,要全面地研究党的历史,要“用整个党的发展过程做我们研究的对象”;其次,要具体地分析党的历史,要“把问题当作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历史过程去研究”。这有利于将党的历史与现实紧密结合起来,使党员干部可以从自身实践经验出发,认真分析党的路线问题,深入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在中国共产党看来,这是“关系到多数人的问题”,“如果简单地处理几个人,不总结历史经验,就会像过去陈独秀犯了错误以后党还继续犯错误一样”。

党在自我革命中对历史问题作大范围的讨论和长时段的总结,不仅在于总结历史经验,更着眼于未来党的建设。毛泽东指出,通过总结历史问题,开展组织建设,“这是一条经验,有了这条经验,将来我们出去,每个人都可以做建设党的工作,去整理我们党的组织使它纯洁,整理我们同志的思想使它纯洁”。1945年4月,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党内若干重大的历史问题作出正确的结论,使全党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对中国革命一系列基本问题的认识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统一起来。

强调“以上率下”

在自我革命中,发挥“以上率下”的导向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这里包含三层含义:一是领导者要带头担负责任。党员干部要各司其职,也要各负其责。毛泽东说:“整个延安犯了许多错误,谁负责?我负责,因为发号施令的是我。别的地方搞错了,谁负责?也是我负责,因为发号施令的也是我。”二是批评要先从领导者开始。重点在于“纠正干部中的非无产阶级思想”。这也是自我革命中创造的经验:先批评领导者的缺点,大家肯讲话,如先批评被领导者,便把大家吓倒了,不敢说话了。三是领导者要做批评的表率。毛泽东要求高级干部以身作则,“好好反省一下,要做模范”。他还亲身示范,在大会上作自我批评:“我这个人也犯过错误。一九二七年我写过一篇文章,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是在经济问题上缺乏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所以经济问题写错了。此外,在二十多年的工作中,无论在军事、政治各方面,或在党务工作方面,我都犯了许多错误。”这种诚恳的态度和表率的作用,树立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榜样。

注重“自我反省”

在整风运动中,中央先是指定22个学习文件,并要求“各同志必须逐件精读,逐件写笔记,然后逐件或几件合并开小组会讨论,必要时由中央及本部派人作报告。在阅读与讨论中,每人都要深思熟虑,反省自己的工作及思想,反省自己的全部历史”。然后再以支部为单位,组织党员进行反省与交流。

一般要求如下:1.各支部除对过去工作进行彻底反省外,还要求经常检查全支部同志反省的成效和偏向,研究和总结反省的方法,提出意见供学习委员会参考;2.各小组长有计划地组织互阅反省笔记;3.全体党员以最大决心去掉爱面子思想,自觉进行自我反省;4.各支部利用收集有关反省文章和具体事实,分组研究反省的方法和要点;5.相处较久彼此了解的同志,建立“相互反省”的制度;6.自我反省中的模范例子或发生偏向者,支部应分别予以评价和纠正。这种小组式互动很容易造成团结紧张的学习氛围。各小组成员通过学习和反思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思想得到锤炼和净化,从而在认识上观念上达到高度一致。

实行“民主集中”

在自我革命中,党一再要求发扬民主精神,使党员干部敢于和善于提出问题,发表批评意见。要求执行毛泽东关于“怎样使党员到会有兴趣”的指示,反对召开“死气沉沉的、人云亦云的、照例听报告和举手的、没有生气、没有民主的大会或会议”。但发扬党内民主,决不是要削弱党内的集中制。既要扩大党内民主,也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党的决议。在党内,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这些原则必须无条件地执行。这也是自我革命中形成的共识,并被写入党的七大党章。毛泽东说:“要知道,一个队伍经常是不大整齐的,所以就要常常喊看齐,向左看齐,向右看齐,向中看齐。我们要向中央基准看齐”。全党在整风运动中实现了“高度的民主,高度的集中”,这两个是“有矛盾的,但是可以统一的,民主集中制就是这两个带着矛盾性的东西的统一”。

主张“团结同志”

在这场自我革命中,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要求思想上必须“清算彻底”,但“组织结论要慎重和恰当”。党一再强调:“应使干部对于党内历史问题在思想上完全弄清楚,同时对于历史上犯过错误的同志在作结论时应取宽大的方针,以便一方面,彻底了解我党历史经验,避免重犯错误;又一方面,能够团结一切同志,共同工作。”也就是说,要坚持内外有别,不能将“党外斗争的方式拿到党内来使用”,同时还要明白党内问题主要是思想上的分歧,不能用简单的组织办法来处理。要以温和的方式,用说服教育的办法,来化解党内矛盾,使全党团结起来,“如同一个和睦的家庭一样,如同一块坚固的钢铁一样”。这一条经验也被写到党的“历史决议”中。对此,毛泽东解释说:“过去常说,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那是写文章的词藻。我们这回说,团结得像一个和睦的家庭一样……我们要把同志看成兄弟姊妹一样,从这里能得到安慰,疲劳了,可以在这里休息休息,问长问短,亲切得很。”

把握“辩证思维”

这主要体现在党对功过是非的评价和态度上。毛泽东说:“坚持真理是公道,修正错误也是公道。这就是坚持真理和修正错误的辩证法。”也就是说,在是非功过上党要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同时对于是非功过本身,也要坚持一分为二的观点。一方面,对待过错要分析,不能“笼统地一概否定”。另一方面,对待成绩也需谨慎,不要让胜利冲昏大脑。毛泽东说:“我党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表现了大的骄傲,都是吃了亏的”。所以在自我革命中,他要求全党学习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强调“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这表明功过是非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毛泽东甚至认为:“凡是错误认识了,纠正了,就取得了经验,就会变成好武器。”“所以犯了错误不可怕,要把错误抓到手里,变作经验,当作武器。”这一点后来被写入党的七大报告中,作为全党对于这场自我革命的历史结论。

这场自我革命,是一次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它使党的面目焕然一新,不仅“克服各种错误思想”,而且“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业已空前地团结起来和巩固起来”,从而在根本上解决了在工人数量相对较少的国家里,如何建成“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问题,成功推进了党的建设这项“伟大的工程”。

毛泽东说:“只要我们党的作风完全正派了,全国人民就会跟我们学。党外有这种不良风气的人,只要他们是善良的,就会跟我们学,改正他们的错误,这样就会影响全民族。”通过自我革命,党不仅纯洁了肌体,而且密切了党群关系,日益赢得普通民众和党外人士的理解和支持。在新时代,党还将依靠自我革命,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确保党始终成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作者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来源:《北京日报》2023年9月25日第12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