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社会强势群体的率先垂范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和国家在进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方面采取了很多的举措,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由于文化问题、价值观问题本身发展的复杂性、独特性,也由于现代化发展进程中无法避免的因素的影响,在关涉社会主义价值观问题的实践上出现了与整个社会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非同步的现象。这个问题引起了我们执政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也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于中国未来发展的种种猜测。所以,在中国经济实力越来越强的发展势头、在我们的GDP稳居世界第二、跃居世界第一触手可及的背景下,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积极地提倡核心价值观是完全必要的,在这一点上全社会都有共识。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实践中全面有效地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这个问题上,需要从很多方面来思考具体的方法、路径,而最重要的我以为是社会强势群体需要率先垂范、主流文化媒介需要积极地加以引导。

在数千年的中国传统社会,为何儒家所提倡的忠孝仁义能够在长时期内得到人们普遍的认同和遵从?这不能简单地归功于统治者的教化宣传,与当时上流社会群体的带头遵从有着极大的关系。为父母守孝的规矩,谁敢不遵从?无论皇帝百官,还是富商大贾、学界巨擘,无人不遵从这个孝道的规矩,这种上层社会带头执行的行为比一万遍的说教都管用,比一万册《礼》书的刊行都有用。反思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以价值观教育为重要内容的精神文明建设,之所以成效有限,不能不说与社会中上层人士的整体非积极行为有密切关系。我们在此时期所宣传的主流价值观在社会的强势群体如官员、富商那里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现,我们所宣传的道德典型都是底层的社会成员,我们所要教化的重要对象——学生群体基本是一个弱势群体,我们让小学生、中学生勤劳、节俭、诚实,但官员、商人却谎话连篇、骄奢淫逸、醉生梦死,这样的价值观教育能够在实践中起到良好效果吗?如果我们的官员、富豪都能带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日积月累,必能形成一股浩然正气,让高尚者更加高尚,让卑贱者自惭形秽,在强烈的道德主义的刺激下转而弃暗投明、昂首向前!

社会主流文化媒介对于一个社会的道德教化所起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古代中国社会文盲者居多,为何忠孝节义能够畅行天下、为人知晓?就是因为主流文化媒介的积极宣传,如历史教育,如文学教育,如民间文艺教育。单看明清的小说,哪个不是在讲授真善美、假恶丑?中国传统戏曲哪个不是在歌颂英雄好汉、忠臣烈女、仁义道德,鞭笞汉奸恶霸、流氓荡妇、寡情无义?我们今天主流文化媒介在宣传核心价值观上需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我们的文化媒介不能在写实主义的旗号下渲染、凸显、放大社会的黑暗面、人性的弱点,不能借口弘扬人性而让私欲横流,我们不能借口商业需要而不顾崇尚道德,我们的文化媒介不能为了立异创新、为了满足个性需求而忽视他人感受。那些整天尔虞我诈的宫廷戏、你死我活的谍战片、不顾廉耻的床上戏,能够让那些世界观人生观还处于可塑期的青少年获得正能量吗?我们的文化媒介应该要负起责任!我们的社会需要宽容、开放,但是我们的文化导向不能提倡宽容消极、开放丑恶,我们所主张的宽容是相对于个体的人在不危害他人利益前提下的保持社会多样性的宽容,是社会底线的体现,是出于防止集体权力侵害私人自然权利和社会权利的考量而提出来的,绝不是我们道德的高线要求。而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文化媒介存在一定的误区!这一点我们需要警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