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伟大的形式主义

文/高乐可

今天,为了等一个男人,我午饭潦草、午觉没睡、咖啡没买;我望眼欲穿,左顾右盼,寸步不离;下班的时候,已经困到脑袋犯晕。

这个男人是我们的集团总裁,一位外国人,一位传说中的人物,本周一至周三大驾我们的办公室进行参观。早在几周前,我们的领导就开始对大家吹风了:届时注意穿正装,言谈举止安静,保持工位清洁……

昨天周二,我在家办公,听闻他去了别的楼层和部门参观,也收到了一些来自前方小伙伴的消息,包括但不限于:

一,保安被拉去充场面,列队欢迎,热烈鼓掌;

二,中午不能在办公区域睡觉;

三,每个工位都要有人头,所以很多同事不敢离开,一直等到膀胱过度充盈;

四,等大老板终于离开,女厕排起了长龙,大家纷纷涌向其他楼层……

这可真是有趣。

今天周三,我回公司办公。早上,领导叮嘱大家午饭要晚点吃,因为要先欢迎另一位大老板。好的,没问题。

结束欢迎时是12点过。我们捧着饥饿的肚皮去饭堂,才得知这两天不供应伙食……我猜,应该也是为了迎接大佬,有意营造一个“良好”的“整洁”的环境?

行,那我们就去楼下捞点儿吃的呗。回到电梯,人不少,没能顺利直落一楼,倒是在电梯下到办公室所在楼层时被领导半途截住,说,大家快回去,某某要来了(开头提到的集团head)。

我们又捧着饥饿的肚皮啪嗒啪嗒滚回工位——歪果仁果然是不怎么吃午饭,或者吃“白人饭”果然效率很高吗?据说因为不像我们东方人午饭会摄入比较多碳水,所以他们不容易困,果然也不需要睡午觉吗?

可我们,要睡啊,必须睡啊,每天都要睡的,不然下午就是条死鱼了,还怎么高效准确地干活呢?

小土豆没权质疑。滚回工位,我们忠诚地等待,左不见影,右不见人。十几分钟后,领导忽又说,大家去吃饭吧,一点半前回来。

……忍不住翻个白眼,午觉是绝对泡汤了。

我们又抱着饥饿的肚皮,去楼下便利店买即食盒饭,胡乱刨进嘴里,然后又滚回工位。领导说一点半要回到,我想着肯定就差不多这个时间欢迎大老板,然后我就可以悠哉悠哉去买咖啡。

一点半,办公区域的人齐刷刷坐成一片,以前从没这么齐过,严阵以待就等着一睹大老板风采。一点半,两点,两点半,别说人,却连根头发都没见到。

大家偷偷犯嘀咕,这是来还是不来呢?领导却突然沉默了,不再发话,像啥都没发生过。

没人敢走太远,怕一走,人家就来到,空个工位被怪责,独自回来也显突兀。而买咖啡要等电梯,下楼,穿厅过堂,等红绿灯,过马路……没十五分钟回不来,我自古也是个怂人,不敢走开。

继续等到三点,时间越来越晚,咖啡快成晚饭了。一边想着去买,一边想着再等等吧,应该快来了。

想象中的咖啡像吊挂在毛驴脑袋前方的萝卜,竟让我心中充满了某种虚假的动力,等啊等,竟然就一直等到了六点下班。午觉被剥夺,脑袋昏沉,一闭眼就可以睡着。

自始至终,大boss都从没出现过,我真想把他给揪过来,怎么能放大家这么大的飞机呢?咱领导也是,怎么就没个准信呢?

痛恨这样的形式主义,但我又不好意思恨太多,因为身在其中,迫不得已,我也是一个靠着胁迫自己来成全环境的帮凶。

左岸记:这样的形式主义在集团公司发生的比较少,要是大老板偶尔喜欢这样搞一下,那员工就配合他表演一下,也是好玩,要是经常这样,那这集团老板大概“中了什么邪了”。如何战胜形式主义?就是当你做的事超过了形式主义的重要性,那形式主义就无足轻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