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转型以何支撑补上“三化”?——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调查启示及五点意见

 

2023年暑期的“东北转型系列调查”,在七月份完成对辽宁省“沈抚示范区”的考察,并刊出《东北振兴可否先在“小块区”取得突破?》的调研报告后,八月初进入第二站:吉林。

吉林调研选取哪里?鉴于2020年8月笔者曾考察过长春市双阳区(原双阳县),有一定基础,故选定此地作典型调查解剖。

双阳是一个正处在“转型“中的县级区。位于长春市中心区东南,面积167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3万。

从历史看,汉武帝设东北四郡时,此地划“玄菟郡”,后为古“扶余国”属地。调研第一天,刘锐副区长赠我一部《双阳锡伯部(国)历史文化》,方知此地与“锡伯”及其先人“鲜卑”有历史联系。

进入新世纪,2003年电视连续剧 “田野三部曲”之第一部《希望的田野》,就是在双阳区鹿乡拍摄的(双阳为国务院命名的“中国梅花鹿之乡”)。

在双阳期间,笔者分别考察了中国双阳梅花鹿博物馆、鹿乡镇及鹿乡村,民营国信集团、民营中庆文旅公司等10多家单位及企业,使我对双阳的改革发展有了新的了解,并引发自己对《东北转型以何支撑补上“三化”》的新思考。

一、以民营经济为支撑补上市场化

中国经济现代化第一位的是啥?是市场化。那么,转型中的东北三省市场化究竟怎样?笔者在《中国东北转型通论》一书提出,主要问题是:“东北市场化程度低,民营经济不发达”。另据王小鲁等《中国分省份市场化指数报告(2021)》显示,吉林的“政府与市场关系”指数5.35,排第27位;“非国有经济发展”指数6.51,排第25位,其中“非国有经济在工业企业营业收入中所占比例”指数1.59,排第30位。辽、黑两省数据也不理想。

针对以上症结,如何补上“市场化”这个短板?就成第一位的问题。解剖双阳案例,我感到:壮大民营经济是补上“市场化”的必由之路,请看实践。

我考察的第一站是鹿乡镇。一进镇区,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鹿产品经销店映入眼帘。

我问刘锐副区长:全镇鹿企业有多少?什么产权?据介绍,全镇鹿业相关企业2100余家,全部是非国有企业,其中少数为非国有的集体企业(相对“官营”也是“民营”),多数为非国有非集体的私营(即通常说的“民营企业”)。

先看非国有的集体企业(即第一种“民营企业”),来到鹿乡镇所属的“鹿乡村”,看了一家由村集体投资的梅花鹿场( 名为“村启农业有限公司”)。

在村委会后身,见到这家规模化养殖鹿场,占地1256平方米(鹿圈2栋),现存栏梅花鹿96头。

收入情况如何?被告知去年(2022年,疫情之年)销售额72万元,村集体增收34万元(用于村建和福利),村民增收16万元(分到户里)。除村办之外,还有大量的家庭个人养殖户(收入归己),已成为农民致富一门路。

第二种“民营企业”(即通常说的“民营企业”)情况如何?笔者实地考察了两家有代表性的民企。有意思的是,两家全资民企:一家 “国”字头,名“国信集团”;一家“中”字头,名“中庆文旅公司”。一“国”,一 “中”。

先看民营国信集团。在位于双阳奢岭的国信南山书院,我参观了该集团的发展史及情况展示厅。得知,该企业始创于1998年(创业者王岩)。他顺应改革开放和东北振兴的大潮,经25年的打拼,把企业办成了一家多元的现代民营企业集团。

集团总部虽在长春中心区,但双阳是其重要基地。据介绍,该集团在双阳的子公司达98个,主要分布在四大板块。各板块2022年营业收入如下:现代农业板块20786万元;医养板块1700万元;供热板块3459万元;酒店旅游板块5690万元。以此四板块为基础,形成了多业态复合型的经营模式,合计营业收入31635万元。

8月6日,我在双阳奢岭一带实地考察了医养结合的国信南山书院、有机农业研学基地,以及南山温泉酒店。

不仅如此,该集团还以双阳为基地,把资本投向吉林省其他地市以及辽宁、北京、山东、浙江等地。近年全集团年纳税稳定在3亿元以上,多次获省市级“民营企业50强”和“纳税大户”等称号,成为双阳发展市场经济的一支生力军。

另一家民营企业“中庆文旅”,乃是中庆投资控股集团下属的核心企业。8月7日,我在神鹿峰,接触了中庆文旅”景区负责人,得知该公司业务范围涵盖文旅主要领域,包括项目策划、景观建筑设计以及文旅产品运营等。

该公司也有四个板块:神鹿文旅(已打造了“神鹿峰旅游度假区”第一期)、山河商业、开元酒店、现代农业。2022年中庆文旅在双阳的营业额3033万元,2020年开业至今纳税307万元,成为双阳发展市场经济的又一支生力军。

除考察上述民营企业外,笔者还再次前往三年前调研过的民办大学——长春科技学院,在其“教学实训基地”旧地重游。

一“国”一 “中”两家民企及民办大学,个案具有典型性。那么,面上情况如何?区政府办公室崔宏亮同志给我一组最新数据:双阳区现有各类企业9874户,其中私营企业9379户,占比为95%。除企业形态的市场主体之外,还有个体工商户60525户,农民专业合作社1294户,都属于民营经济。

双阳的这一实践,给我一深刻启示:在东北转型中,只有大力壮大民营经济,造就浩浩荡荡的民营经济生力军队伍,以此为支撑,才能补上“市场化的短板”。下一步,笔者建议不仅要在民企数量和占比上“增量”,更要在质上进一步“提升”,能否再有若干企业进入吉林省乃至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或“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呢?

二、以“特色实经”为支撑补上产业化

“特色实经”是“有特色的实体经济”之简称。推进中国的现代化,必须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问题是,现代化产业体系以什么为支撑?

考察了解到,双阳以“特色实经”为支撑。具体表现为:重点打造梅花鹿、医药健康、文旅、果蔬、汽车轻量化等五个主导产业,受时间限制,重点考察了前四个:

“特色实经”1:梅花鹿产业。

双阳有300多年的养鹿史,现为国务院命名的“中国梅花鹿之乡”。到此第一件事,就是参观“中国双阳梅花鹿博物馆”。这是吉林首座以梅花鹿为主题的专业博物馆。

有意思的是,博物馆前有两棵连体百年古柳。当地说,这是鹿乡恩爱夫妻“百年好合”的象征,真有人情味。该馆建筑面积5000余平米,馆内设有百鹿角墙、鹿角椅、鹿角工具,还有鄂温克人以鹿皮搭建的帐篷等。没想到,梅花鹿居然有如此丰厚的内涵,引我在梅花鹿雕像前流连忘返。

正是基于这一特色优势,吉林省制定了《关于加快梅花鹿产业发展的意见》,在此支持下,梅花鹿产业成为双阳第一主导产业。目前,全区养鹿户1.3万户,鹿只发展到37万头。两数难忘:“存栏量占全省的二分之一、占全国的三分之一”。

鹿业总体生产经营如何?据统计,该区年产鹿茸740余吨,鹿业全产业链产值突破120亿元。鹿只存栏、鹿茸总量、鹿茸单产、鹿茸优质品率和出口创汇额“五项全国冠军”(居全国各县市区首位),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鹿产品集散中心。这是交易场景。

“特色实经”2:康养产业。

8月6日下午,有幸来到“国信南山书院“。远处见此招牌时,误以为是一家类似“古代书院“的去处,进门方知,是一座集康养、文娱、健身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健康综合体”大院。

南山书院负责人告诉我,该项目总投资15亿元,用地面积8.2万平方米。主建4栋乐养公寓及8栋公共健康生活服务配套设施,包括健康展览馆、南山大剧院、体育学院、健康管理学院、商业配套服务中心等,周边还配套有二甲医院,堪称初具医养结合特色的康养体系。这是“南山书院”。

还不只“南山书院”呢。刘锐副区长告诉我,双阳作为长春市乃至吉林省首个提出“康养新城” 概念的县区,率先融入长春“核心圈层”,致力于打造“东北三省微度假首选地”。

边看边想:随着人口老龄化、气候变暖和高铁开通,能否吸引比邻东北的京津冀中高端人口夏季来此康养旅居,从而形成“首都四小时康养圈”呢?包括长春暨双阳在内的吉林,大有作为。

“特色实经”3:文旅产业。

区政府办公室给了我一幅《双阳区交通旅游图》。从图上看去,双阳离长春中心只30公里左右;旅游资源丰富;生态优美;加之梅花鹿和古锡伯文化等人文资源,为发展旅游业提供了“得地独厚”的条件。最新数据:2023年上半年,全区接待游客超108万人次,旅游收入达8.4亿元。

调研中,我重点考察了比较有代表性的三个旅游项目。

第一项,神鹿峰旅游度假区。神鹿峰为长春第一峰,电子屏幕显示,此地负氧离子(被誉为“空气维生素”)为45000(北京城核心地450左右,差100倍)。中庆文旅公司计划按照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分六期来打造旅游综合体(预算总投资约100亿元,现第一期已投9.3亿元),开业后今年上半年接待游客25万人,营业收入突破2000万元。

第二项,国信南山温泉酒店。这是一家集休闲、娱乐、商务、度假为一体的温泉主题酒店。2022年完成销售额1540万元,实现税收145万元。

第三项,鹿岭春晓生态庄园。去考察时,庄园正在建设中。公司经理带我看了整个庄园,有青山、绿湖、稻田、牧场(其中,驯养梅花鹿400多头,供人观赏),还有“吃住行游购娱”相应旅游设施。我问占地面积多大?答:136公顷。目前一期主体建设已完成,计划2024年可投入运营。

看了神鹿峰、温泉酒店、鹿岭春晓三个项目,形成初步印象:双阳基本做好迎接旅游高潮的准备。

“特色实经”4:现代果蔬园。

8月6日,参观了国信现代农业园区。据园区高经理介绍,公司创造了一种追求生态、经济及社会多种效益的“复合式循环农业模式”。看高经理举着装有昆虫的容器,向我讲解如何实行生态循环。

以国信现代农业园为样板,双阳正致力于打造长春果蔬示范城。我问园区生产的蔬果销路如何?答曰:“采取会员制销售,目前会员已发展到近万人,直接送到家中,年均销售额在2亿元以上”。

以上,梅花鹿、康养、文旅及现代农业(果蔬)四个有特色的产业,已初步支撑起双阳的产业化。但同时也要看到,结构优化仍有很大空间。下一步,笔者建议双阳既要“立足比较优势”,又要“培育竞争优势”,能否以此“两优势”为基本思路,谱写结构优化和升级的新篇章呢?

三、以“商贸与人文融合”为支撑补上国际化

国际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在长春就听说双阳“很开放”。经查询得知,2012年1月19日,香港《大公报》主办的“中国最具海外影响力县区活动颁奖”中,入选者就有双阳。调查后知,其影响力源于“商贸与人文融合”。

一是商贸。这些年,双阳坚持开放战略,搭接中欧“长(春)——满(洲里)——欧(洲)”,以及“中韩示范区”等开放通道,推动梅花鹿、绿色大米等特色产品走出国门。目前,双阳梅花鹿精深加工和研发企业50余家,产品销往亚洲的韩国、新加坡、日本、阿联酋以及西欧等国,每年出口梅花鹿精深加工产品达百余种,出口额超5亿元,出口量全国县区第一。

二是人文。8月7日下午,我到盛世图腾马文化产业园考察,了解到他们以“汗血宝马”为纽带,密切与土库曼斯坦交往的经历。虽然笔者早年在《汉史》中见过“汗血宝马”四字,但看到真的“汗血宝马”还是第一次。

这次在马文化产业园获悉,此马本名叫“阿哈尔捷金马”,产于土库曼斯坦(在当地被称为“天马”)。因此马奔跑时脖颈部流出的汗中有红色物质,鲜红似血,故汉武帝刘彻把它命名为“汗血宝马”。此马在土库曼被奉为国宝,并将其形象绘制在国徽和货币上。

我问起此事缘起。盛世图腾马文化公司李赞董事长告诉我,他带团队到中亚及俄罗斯“寻马”,在找寻过程中与土库曼天马专家(兼总统特使)皮尔里结识。

2019年4月,应土库曼斯坦总统库尔班古力·别尔德穆哈梅多夫邀请,李董事长参加了汗血马大展,并被这位“老总统”接见(现总统是其子)。尔后,长春马文化公司特邀土库曼斯坦国家马戏团前来长春巡演,从而结成更深厚的友谊。

在此基础上,公司建立了占地66万平米的马文化产业园和罕见的这家“马文化博物馆”。

这是我第一次与“汗血宝马”亲密接触,“马为媒”的故事,引发了我对东北对外开放通道的新思考。

“以马为媒” 走向国际,虽生动但只是一个个案。下一步,建议以马文化公司为基点,“由点到面”,进一步加强与土库曼有关地区或部门的合作关系。同时,把视野放开,创造新的平台,深化与更多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交流与经贸联合,以迈向更加坚实的国际化。

四、启示与建议

现场调研后,笔者于8月8日返回长春中心区,与在长的几位朋友座谈,出席者包括:华顿经济研究院邵志光副院长,吉林省政府张元军副厅长,长春市经开区管委会李卫国主任以及企业界刘啸然总经理等。笔者结合在双阳考察所见所闻,从体制改革、对外开放和产业结构等方面谈了自己的感想与启迪。会后,经进一步思考梳理,把启示与建议揉在一起,现提出如下五点意见。

其一,关于体制改革。1991年3月24日我在《亚太经济时报》提出《中国:不容忽视的“南北问题“》。“南北问题”的实质是什么?是体制差异。东北“三重锈带”中,第一位的就是“体制锈带”。在“东北振兴”提出20年后的今天,人们期盼东北改革能有 “新突破”。突破点在哪里?《中国东北转型通论》提出“十六字“:“国有企业,增强活力;民营经济,做大做强”。而要做大做强民营经济,不仅需要企业自身的努力,更需要为其提供更为适宜的营商环境。“如同‘人之双足’‘鸟之两翼’,我认为,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也有两个根本性的支撑:‘法治’与‘产权’”( 常修泽:《浙江日报》2023年7月31日)。民营经济“两个根本性支撑”论,可供参考。 ‘

其二,关于对外开放。这些年,吉林(特别是长春)对外开放是有作为的(如举办东北亚论坛和博览会等)。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摆脱体制惯性、改变开放滞后局面?为补上国际化短板,建议紧紧抓住当前全球秩序重构和大国博弈比拼的“难得时间窗口”,尽快找到对外开放的新节点。例如,在海参崴已作为我国内贸转运港口的背景下,如何打通吉林珲春“图们江口航道”,使“近海但不靠海”的吉林有一条进入日本海的通道?由此想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与海参崴所在的滨海边疆区可否趁势建立起更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

再如,在朝鲜半岛新形势下,如何发挥吉林几个重要口岸(如集安、临江、长白、三合、图们、圈河等)的作用?可否疏通龙井市的开山屯口岸直达朝鲜北部主要港口清津的铁路运输线等?

其三,关于产业结构。本文第二部分讲的几个产业,只是就双阳而言的。就吉林而言,现阶段基于资源禀赋进行产业选择是需要的,下一步要想获得更为持久的产业化红利,应有新的构思。例如长春区县的发展,能不能跳出东北本地市场的局限,而着眼于更广阔的华北、华东乃至南方市场?特别是,长春作为老工业基地,在推进“高加工度化”和“技术集约化”方面,有待于破题。

其四,关于创新赋能。由“技术集约化”说开去,吉林及长春的经济发展必须考虑数字经济的影响。目前,这一浪潮正在以其前所未有的开放性、公平性和自主性,影响我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建议依托长春的科技优势,努力寻求数字经济与实体产业的融合。

其五,关于文化融通。中央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寻求中外文明包容与交融。搞好文化融通,建议“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例如,双阳是“中国鹿乡”,可不可以编一部《古今中外咏鹿诗选》呢?再如,汗血宝马文化是“长春中外交往亮点之一”,可不可以著一部《汗血宝马全传》呢?诸如此类。

这还是比较具体的、浅层次的。深层次的是,东北从“传统计划体制”传下来的“基因”(如“烦市场,薄民营,淡法治”之类)需要更新。可否借助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日前出台的《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的机会,更新一下不合时宜的“文化基因”呢(例如,改成“挺市场、壮民营、求法治”)?吉林和长春懂文化的同志很多,能不能在东北“带个头”?

以上启示与建议,未必妥当,仅供参考。

(本人在调研和写作过程中,得到双阳区刘锐副区长、办公室崔宏亮和招商局贾劭明等同志以及长春市多位朋友帮助,表示感谢)

【作者常修泽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