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技能——「社恐」

文/事需渐修

对「社恐」这个词,除了我自己如此这般外,感受最深的还是来源于儿子小Z。比如在公园里玩,看到对面有人走过来,他会害怕地躲到我们身后;比如在幼儿园或者与朋友的小孩们一起,他其实也很少主动去一起玩,甚至面对别人的邀请他也会有些不知所措。面对新的人际关系,他看起来确实显得“慢热”、甚至“有点害怕”,从成人的视角来看孩童的这种情况,觉得有些不理解,但把这种关系放到成人自己的社交世界里,多数人也会有这种社交障碍。于是,当觉得他「社恐」后,我们便开始鼓励他,“轻推”他,可结果收效甚微,有一段时间我承认我emo了。

不过……经过一个学期的幼儿园生活还有暑假,我慢慢察觉到其实「社恐」对于他也是一项技能,关键在于被赋予了什么意义。我之前的想法,觉得「社恐」不好,阻碍了交流,不利于小Z成长和交朋友。然而实际情况是「社恐」让他相对其他人更敏感,我们发觉他外在表现得不适应,但是却一直在观察和留意,比如幼儿园里教唱歌跳舞,从一些老师发回来的视频中看到他没有深入参与,但回到家他是能把歌和舞蹈展示出来。

另一方面他不会选择贸然行动,而是可能在有把握后才做出相应动作。比如上次去到表兄弟家里,面对同龄表兄弟的玩耍邀请,显然他没准备好,因此也没有呼应,但我看出他是想加入的,于是我和他交流,问他是不是想一起玩,而又不太敢去,小家伙点点头,后来我就尝试着给他几颗糖,让他去分享,可能在那个时候他觉得糖果可以给他带来底气和信心吧,于是跳着蹦着去找小朋友们一起玩了,那晚玩得可嗨了。

因此,我觉得可能有时也是我们给孩子贴上了一些负面标签,导致我们和孩子彼此都焦虑,或许试着找一些积极的词句来重新描述所谓的标签,比如用富有观察力、审时度势、有选择地参与社交来重新定义「社恐」,效果应该会不一样,这样就能开发更多隐藏技能。

作为成人,我们要重构自己的认知,而非固守着旧的认知,觉得孩子身上存在问题,需要我们用力去纠正问题,不应该逼迫孩子成为“应该”成为的人,接纳他的个性和性格,比改变他更容易。从孩子身上学习到的隐藏技能,同样作为成人我们也得学起来。

左岸记:社恐不恐,很大一部分给自己贴上“社恐”标签的人,并不算是心理学意义上的社交恐惧症。他们大多是因生活、环境压力,导致的不善社交,厌恶社交。所以,把生活的压力用适当方法释放掉,换一个环境试一试,或者让自己擅长的更擅长,通过能力提升自己的自信,这都能很好地克服社恐心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