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中美经贸关系

 

一、美方未能切实推动贯彻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

2022年11月14日,习近平主席在印尼巴厘岛与拜登总统举行会晤。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中的战略性问题以及重大全球和地区问题坦诚深入交换了看法。习近平指出,当前中美关系面临的局面不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不符合国际社会期待。中美双方需要本着对历史、对世界、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探讨新时期两国正确相处之道,找到两国关系发展的正确方向,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造福两国,惠及世界。

拜登表示,美中关系如何发展,对未来世界走向至关重要。美中双方有共同责任向世界展示,美中能够管控分歧,避免和防止由于误解误判或激烈竞争演变成对抗甚至冲突。美方认同应确立指导美中关系的原则,可由双方团队在已有的共识基础上继续谈下去,争取尽早达成一致。

但此后一段时间,美方言行不一致,并未切实推动贯彻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在高科技领域,如大规模集成电路高端设备等方面大搞“小院高墙”,并于今年3月与荷兰、日本达成协议,严控向中国出口高端光刻机及芯片制造所需的重要材料。此外,美方还大搞“产业脱钩断链”,滥用“国家安全”,打压中国企业在美国正常投资活动。仅今年上半年被列入SDN制裁清单的中国单位达到72家,为过去两年的106%。美方还在涉台等我国核心利益方面,一再触碰中方底线、红线,使双边关系跌到建交以来的最低点。加上美国通过不断提高利息以抑制通胀,使其企业和民众投资、消费低迷,需求不振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中美双边贸易额为2.25万亿元,同比下降8.4%,其中我对美出口同比减少12%;而全国1-6月份进出口同比则增加2.1%,其中出口增加3.7%。这从一个角度反映了中美经贸关系所遇到的困难。

二、充分发挥政府层面、智库层面对话,加强中美合作交流

在中方有理、有力、有节的斗争下,今年4月以来,美方终于面对现实,采取了一些落实两国元首共识、与中方相向而行的举措。今年4月,中外办王毅主任与美方会晤;6月19日习主席会见了访华的布林肯国务卿,对稳定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提出战略性、指导性意见。中方指出,中美关系陷入低谷的根源在于美方抱持错误的对华认知。7月6日至9日美财政部长访华,7月16-19日克里气候问题特使访华。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简称“国经中心”)于7月11-12日与美国商会在北京举办了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第十四轮对话(简称“‘中美二轨’对话”)。韩正副主席会见了美方代表,他表示,此轮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是三年疫情以来首次线下举办,能够进行面对面交流,非常有意义。过去几年,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交织叠加,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面对诸多问题和复杂挑战,需要大家一起研究和共同应对。

美方代表表示,许多美国企业已深耕中国市场几十年,与中国建立起了深厚紧密的合作关系,未来希望能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但是一段时间以来,世界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以及美中两国在政治方面的紧张关系令美国企业感到担忧。如何更好地加强与中国合作,促进美中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是当前要面对的问题。

韩正对美方代表的发言做了回应,表示两国是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中美关系是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关键是要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原则落实到行动上。当前世界竞争无处不在,但应是促进世界经济发展、促进共赢的良性竞争,而不是你输我赢的零和博弈。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货物贸易大国,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和广阔的发展空间。跨国公司多年来为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也是受益者。

韩正表示,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10年前,中国在自贸试验区推出了第一张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经过7次缩减,全国和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已由最初的190条缩减至31条和27条,开放水平不断扩大。金融服务业市场准入进一步放宽。45年来的实践证明,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是正确的。中国的开放不会变,但是中美经贸合作,中国只能回答问题的一半,问题的另外一半要靠美国政府做好回答。

此外,双方参会代表围绕全球经济形势及中美经贸关系前景、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医疗健康等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和交流。国经中心常务副理事长毕井泉、美国全国商会中国中心顾问委员会主席帕特·格尔辛格等20余位政商学界代表出席对话。

中方代表认为,中美经济利益紧密交融,互利共赢是中美经济关系的本质,加强合作是中美两国双方的现实需求和正确选择。中美深化各领域的合作,不仅有益于两国自身,也有益于世界经济。希望美方代表多做美国政府和社会的工作,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

美方代表表示,美中经贸关系对于双方都至关重要。美国无意与中国经济“脱钩”,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脱钩”对两国来说都是灾难性的,也会让世界不稳定。尽管美中两国对于双边贸易关系和贸易政策存在不同的看法,但双方都需要认真倾听对方的看法,寻找合作的最大公约数。

三、积极推动中美关系止跌企稳

(一)切实贯彻落实两国元首共识。推动在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全球经济治理、应对气候变化与绿色低碳发展、数字经济、保障粮食安全、保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以及医疗健康等领域寻求最大公约数,推动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合作。

(二)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督促美方提高贸易自由化程度。在双边贸易、投资等方向,美方应取消WTO已认定违反规则的所实施高关税措施,该措施使得更多的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增加了负担。

7月11日中美“二轨”对话工作晚宴上,商务部贸易谈判谈判代表王受文到场做了主旨演讲。他提出,中国从美国进口产品平均关税是7.5%,而美国进口中国产品平均关税超过19%,中国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做得更好。美方应营造公平的投资与营商环境,不滥用所谓“国家安全”概念,妨碍正常投资等活动,双方要共同努力促进正常商品贸易、服务贸易稳定便利开展。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推动货物贸易优化升级,创新服务贸易发展机制,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7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深化改革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促进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完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顶层设计,要把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同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紧密衔接起来,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

(三)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提高国际合作信心。要发挥国内市场巨大,产业体系完备,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升,基础设施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已居世界前列等优势,使美国、欧盟等各国企业切实从中国的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的实践中,继续成为中国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稳定并增强美国企业界开展对话合作的信心。

此次参加第十四轮中美“二轨”对话的美国3M公司董事长兼CEO迈克·罗曼先生就对此高度认同。《纽约时报》网站7月17日文章的标题是“没有中国,美国无法打造绿色经济”(参考7月19日1版刊发)。文章提到,中国电动汽车产业迅速发展,在太阳能电池板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都占据了至少74%的市场份额。而福特汽车公司最终找中国企业合作的原因,正是中国拥有它所缺的技术。我本人今年4月在北京会见了福特公司CEO,我们认真深入坦诚的探讨了中美企业如何加强合作,以使福特公司在电动汽车发展上取得突破以及更好在中国市场发展。

(四)美对华政策“损人不利己”。对美方在高科技领域继续搞“小院高墙”,利用“长臂管辖”方式在涉疆等议题上持续对华遏制(今年7月,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根据所谓的“强迫劳动”指标,扣留了使用通威硅料制造的隆基光伏发电组件,禁止其进入美国市场。但通威作为2022年全球最大的多晶硅供应商,去年产量达34.5万吨,其工厂并不在新疆),要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化解、反制。但从客观实际看,美方在芯片及相关制造设备方面的措施,损人不利己,伤害了美国及他国企业的利益。7月17日,美国英特尔、高通和英伟达等多家芯片公司高管会见了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讨论对华政策。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介绍,布林肯国务卿向他们分享了他对该行业和供应链问题的看法,并直接听取这些公司对供应链问题,以及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想法。美商务部长雷蒙多等也参加了会晤。在当天上午,美国半导体协会发布声明,公开呼吁拜登政府避免进一步限制对华芯片销售,从而将芯片公司挡在利润丰富的中国市场外(因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市场,去年中国半导体采购额为1800亿美元,占全球三分之一)。据英伟达公司和英特尔公司的财务报表显示,其在中国的营收分别占总收入的21.4%和27%;高通公司在华营收占比更高达50%以上。按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22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4324亿美元,出口1535亿美元,净进口2789亿美元。

(五)积极开展面对面交流。要鼓励和支持我国的企业、智库等多类机构积极稳妥地走出去。克服困难、拓展业务,广泛与美国工商界等开展面对面的交流讨论,发出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讲好合作共赢的道理。加深相互理解,共求最大公约数,以经促政、以民促官。

(六)提高科技创新能力,打赢关键技术攻坚战。要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第一动力,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实现了“两弹一星”的历史性突破,初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5G、特高压输变电、高铁、北斗导航等多个领域我国实现了关键技术突破和大规模产业化应用,走在了世界前列。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形势下,我国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的时期。来自美西方在高科技领域的遏制打压仍在继续,在高端芯片及制造设备方面确实给我们的发展造成很大的困难,但这并不是不可克服的。只要我们迎难而上,一定可以依靠顽强斗争打开事业发展的新天地。

之后的媒体问答环节,张晓强同志根据经济日报社有关美对华高新技术围追堵截的问题也做了相应回答,具体情况如下:

一、美方对华高新技术的基本方针不会改变,中方需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进行突围

7月17日美国几大芯片公司与拜登政府官员会谈所提的建议是“反对升级对华出口芯片限制”,而不是停止实行现有措施。按美国去年通过的“芯片法案”,禁止美国或他国(地区)的企业10年内在中国进行先进半导体研发制造的实质性扩张。当时该法案明确了“中国护栏”条款的例外情况,即可以开展28nm及40nm芯片的“成熟制程”,但严禁14nm和7nm。今年3月,美荷日三方协议后,三国对芯片的限制向45nm发展,即EUV、DUV光刻机及芯片,28nm-45nm也要禁止。如果后续再升级就到65nm设备及芯片了,这就会极大影响企业在华的生产、销售,而这部分总需求量极大,利润丰富。而中国企业有能力在设备技术、生产等方面满足较大份额的市场需求。如果美国企业无法在中国开展业务,将使这些公司损失巨大的市场和利润,所以这些公司无法认同升级限制的行为(5nm主要用于高端智能手机,要求性能强、体积小、功耗低,而其他大量的信息化发展则不需要满足如此苛刻的条件)。目前广泛应用的5G+工业互联网芯片,5G基站芯片乃至汽车芯片等,一般使用40nm、65nm、90nm便可满足不同层面的需求(一辆智能化汽车要用2000多块芯片,但可以不用14nm或更高水平的芯片)。近些年来,我国一直在加大芯片攻关力度,但平均设备产能、无故障时间等重要指标与阿斯麦(ASML)对标设备还有差距。我们需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开展好关键核心技术与关键设备攻关,几年内可以实现量产并向14nm升级。第三代半导体、量子芯片也有超车的潜力。

二、我国部分领域已达世界领先水平

虽然美方搞高新技术的“小院高墙”,但客观上美国已无法做到在众多战略性新兴产业保持世界领先。在前面我已提到,我国在5G、特高压输变电、北斗系统等方面工程技术,大数据产业化应用均处在世界前列。在电动汽车方面,去年中国产量700万,占全球60%以上。今年1-6月我国生产新能源汽车361万辆,同比增加35%,新能源汽车出口80万辆,同比增长105%。在EV的“三电技术”与智能化方向已处在世界前列。而在绿色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风力发电,光伏发电设备产量都居世界之首,光伏设备的产能占世界75%。所以才有我前面引用的美国《纽约时报》7月17日文章“没有中国,美国无法打造绿色经济”的说法。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融合集群发展,构建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绿色环保等一批新的增长引擎”。对照一下就可以看出,在高新技术领域,比如新一代信息技术、量子技术、AI、新能源绿色低碳等领域,以及文玲刚才讲到的“数字经济”,这些领域都与美国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张晓强

(2023年7月20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