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附近

文/德鲁伊

人生毫无疑问是一场经历。当然,不是客观理性的经历,是你自以为的经历。或是自我一遍遍思维加工过的经历。记忆本身不可信,道理也在自我的加工上。

经历本身就是一个加工厂,还是流水线作业,上一个环节做完才能到下一个环节,上一个环节负责与否、技术是否精湛、是否够敬业,下一个环节只能眼巴巴看着。反正没法拒绝接受,只能在自我的能力之下继续加工。

还在加工行业的时候,欣赏丰田的柔性生产线,也欣赏德国生产线精度的系统管理、模糊管理。无非是下一个环节针如何对上一个环节的控制和对生产线总体精度的管理。这对人生蛮有指导意义。

但绝大多数时间里,对以前的否定,要么你就抑郁了,要么就躺平了。当然大部分的人,笃定人生就是延续不断的时间流,没什么环节可言。于是换个说法?人生就是一场往返,所谓的“往”就是经历更广阔的世界,所谓的“返”大约就是回归自我的内心。想想你的人生也就大致如此吧。

但同样有问题在这里面。现今,对于“往”近乎狂热,我们享受世界,览遍万物,尝尽滋味,体验情境。有些是为了未知,有些是为了逃离当下,有些是为了补偿过往的不堪劳苦。里面隐约透着点无奈,我改变不了周遭,我可以报复性的走向外面、去陌生的地方,抚慰内心。

但我们又必须归来,当我们返回时,虽然身体透支疲惫不堪,但心情是愉悦的。割裂感有时候是能产生愉悦的,似乎在属于自己的时间流里,出去转了一圈,赚到了。但这个回归这个“返”,真没让你高兴太久。推门进入的那一刻,你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让你心头一紧,蓦然失落?

我们那么热衷于经历世界,为什么内心依旧如此落寞?又是什么阻止了那些经历得到的一切,归于自己的内心?又如何让经历和内心可以顺畅的往返呢?

有个心理学新词,“重建附近”,我一直觉得老祖宗厉害,一个“当下”其实可以派生出无穷多的新词,换个时代换个角度就可以。智子容易疑邻,孟母擅于三迁,一亩三分地既是你生存的最多情境,也是你与外界交融影响的部分,而且是对你自我评价和审视权重最大的部分。梦想总在远方,爱总在异乡,快乐必须在世界你未曾踏足的角落?你很诗,于是你很悲催。

“附近”既是个物理场景,也是时间场景,更多的是心境场景。人生既然是往返,那生活就是断舍离。当你发现只有逃离当下,你才有可能愉悦的时候;只有出去经历世界,你才可能平静不焦灼的时候,“重建附近”就必须开始筹谋了。

拢共三步就可以吧。

剥离人和物。有些人和物,在你的生活里无用且无效能,却无比消耗你的时间、精力、物质,你想想是谁?有些东西占据着你的空间,看似有用,却百无一用,你想想是什么东西?

解决影响情绪的人和物。与只提供情绪负值的人割裂,扔掉或更换只带来负感体验的物品。你说那我就活在真空里了?割裂不是断绝,扔掉可以选择其它。情绪是有价值有力量的东西,只是可能会是摧毁般的,也可能是建设性的。

重建。为什么不是修缮和增补?你生活的支柱,人生的基础,多半是无法重建和拆迁的,但该拆除的、毁弃的总要去做。支柱也好基础也好,如何重新规划和改变搭建方式,是定期要做的事情吧。

据说,幸福的感觉来自于对最近五年左右的自我评价和对当下周遭的比较结果,这也能解释人似乎总是存在着各个阶段性的突变。比如说毕业五年,新婚七年什么的。

“重建附近”有多重要?是让你的生活买得起往返票,不在逃离的欲望里厌恶当下,在跳脱中憎恶自己。

左岸记:人是的行为是惯性的,所以,人很容易按着之前的认知和习惯去做去想,这是为了节约能量和成本;但当我们的言行已经产生了不良后果,就必须重建自己错误的认知和行为,不然只会一错再错。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