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堆欲倒扶难起

文/SquMoun

他不让我靠近那堆书,更别说那个装着某周刊一千期纪念品的袋子。可是他一时放松了对我的注意,我终于毫无顾忌地跳到了另一堆书上,真够滑的。那是一本王朔的散文集,或者说是杂文集。也搞不清楚他为啥要买回来,也没看他打开过几次。偶尔看到他趴在床上看书写字,写着写着就忍不住自我嘲笑,说自己是浅尝辄止的“知道分子”。这下就对上了,王先生这本书就叫《知道分子》。

真好奇啊,他买了好多年的读库了。一期期的买下来,堆在墙角高高的一摞。每次我还没探索到跟前,就被他严厉的声音给吓住了。因为几摞书上分别有几个可爱的玩偶,我非常想去凑到跟前仔细瞅瞅。那都是他在参加集体活动中获得的。说起来他这个人吧,也挺奇怪的。有时候贵东西倒也不那么在乎,反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看得呦,比啥都重。哦,说远了。让我喵几声,缓缓。

书这东西真好,我最喜欢硬皮装的。那尖尖硬硬的角,太适合蹭来蹭去挠痒痒了。他有时候也会给我梳梳毛,每当这时候我就听到他在客厅拍着地垫叫我。我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又贪恋那疏齿梳过的感受,不得不松开长得鲜嫩的紫竹梅叶子,从飘窗边跳下来,一跑一颠地到他蹲着的位置,顺势就躺倒在墙根。他能认真地梳几遍,还总是念念有词,说是不是很舒服啊,还说梳完毛的我是这栋楼里最帅的喵。我不愿意回答,想起身跑,又被摁倒梳尾巴。真疼啊,梳不顺的时候,他真是硬给薅啊。

这个人吧,咋说呢。估计曾经是一个爱看书的人。要不你看那眼镜片多厚,摘了之后就啥也看不清了。特别是洗漱前后,一走还老踩到我尾巴,忽然而至的痛楚,谁经历过谁知道。一声嘶吼,他抬脚,我鼠窜。跑远了,回头骂他眼瞎不看道,眼里光有手机不见我,他也不会道歉。还是说书吧,那真是一本本地来,来是来了,来了也不看。还有好多杂志,看样子也没少送钱,还真不老少。他还有个kindle呢,那也是我蹭蹭脸的好物件,可惜四角不够尖。

说起来这个硬壳书。一般精装本还行,但都不如百科全书。比如那本《动物大百科》,还有那本《万物简史》,我滴猫啊!蹭起来太爽了,把一天的烦恼刮得一干二净,也不枉我等他一白天。软皮书不行,轻型纸更不行。可是摞成一大摞之后,那一本本堆成的棱,也很适合蹭蹭肚子两侧,略胜于无吧。至于海桑的诗集,就算了,他倒是非常喜欢睡前拿起来读两页,对于我真是软塌塌的不能站,两次都踩着它滑下来。

今天我终于趁他不备,爬到了占半边床的书堆上。他没有管我,因为他又沉浸在某种情绪里出不来。这人啊,也不好,作为社会关系的总和,却总在各种关系里迷失自我。我就一下下地拉长身子往上瞧,眼看着就要站在书堆的最高顶上,可以往下瞧他的大脑袋了。突然书堆倒了,好几本书掉到他的眼前,腾起了一股子灰尘,还有我先前落的毛。就在同一瞬间,我三步并做一步,蹭地一声就跑到了门外。他忽地一下起来,也不管眼镜上蒙了灰影响视线,就开始往起收拾书,还用干抹布一本本地擦,然后再仔细摞好。哼,比对我有耐心。

等他收拾落停趴在床上看手机,我又一次蹑手蹑脚地跳上床,却被他一下推搡到地上,得亏我有流动的灵活性,才没有摔到地上,这估计是嫌我弄倒他的书了。可是书有我可爱吗?会扑闪着蓝宝石般的眼睛深情地望着他吗?会跟着他走路又热情地给他带路吗?甚至会有我或长或短或温情或憨憨的叫声吗?什么都没有,竟然还拨拉我,吓得我好一阵猫心乱窜。

重书轻喵的人类!

左岸记:好可爱的视角,在猫的眼里,书自有他用。爱书,但别执着于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