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8名反中乱港首恶分子的深层意义

 

2023年7月3日,香港特区警方国家安全处宣布各悬红一百万港元通缉八名潜逃海外、涉嫌触犯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香港居民。他们包括三名前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许智峯和罗冠聪、前“法政汇思”召集人任建峰、“香港议会”发起人袁弓夷、“揽炒团队”发起人刘祖廸(又名“揽炒巴”)、“香港民主委员会”执行总监郭凤仪和前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国安处呼吁他们回港自首,并呼吁知情者提供与他们相关的资料。

彰显维护国安的意志和决心

其实,香港警方早已掌握这些人的藏匿之处和他们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的罪行和证据,而且深知那些支持和包庇他们的西方国家一定不会应香港特区政府的要求把他们引渡到香港接受法律制裁。香港部分居民通过网上和网下渠道也大概知悉那些人在海外的各种危害国家安全和损害香港利益的勾当。以此之故,特区政府高姿态通缉他们的目的便是更多从宏观整体角度出发,务求让香港国安法发挥更有效的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安定的作用。

首先,此举是要向全世界展示严肃执行香港国安法、坚定捍卫国家安全的意志和决心。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后,香港的暴乱迅速平息。过去三年来,公开的斗争和暴力行为几乎已经绝迹,但各种各样的“软对抗”行为,包括抵制特区政府政策的实施、散播对中央和特区政府不实不利的虚假信息、试图在网上进行政治组织和动员、丑化香港的现状、宣扬对香港未来的悲观情绪等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则尚未止息。

不少潜逃到海外的“反中乱港”分子自行或在外部势力怂慂下成立了不少敌视香港的组织和策动大量的敌对行动,拉拢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和资助,变本加厉地宣扬“港独”和分裂国家的主张、组织旨在引发西方国家政府、政客和媒体关注的针对国家和香港的“抗争”活动,游说西方国家制裁和伤害香港,要求西方国家政府制裁香港的官员、法官、检控人员和政治人物,在西方国家议会的“听证会”上以“证人”身份诋毁香港,充当西方反华势力的“棋子”或“马前卒”,通过网上宣传离间香港居民与中央、国家和香港特区政府的关系等,不一而足。

中央和特区政府除了严肃遏制和防范各种涉及暴力和公开斗争的“硬对抗”外,在最近一段时间对“软对抗”的打击也不遗余力,主要是要肃清“反中乱港”分子在思想、教育和意识形态领域的余毒。特区政府此次出手向八名“反中乱港”分子发出通缉令,表明其严厉执行香港国安法的工作进入新的和全面的阶段。

第二,此举是要进一步提升香港居民的国家安全意识、责任感和警惕性,动员广大香港居民与政府通力合作,确保国家安全和香港稳定得到有效的维护。经过政府对被通缉的八名人士涉嫌的罪行的详实解说,香港居民对国家和香港安全所面对的威胁应该更加了解和担忧,对潜逃海外并勾结西方反华势力的人更为反感,和对严厉执行香港国安法和相关法律的必要性有更透彻的认知。香港居民将会更加留意、警惕、反对、防范和破坏各种内外敌对势力的危害国家安全的宣传和活动,并适时向特区政府通报或举报相关的组织和人士。这将有利于在香港建立更牢固和有效的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事和屏障。

第三,此举让各方面更加认识到香港国安法的“域外效力”(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香港国安法第三十七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或者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公司、团体等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不具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

显然,被通缉的八名人士在香港以外的地方的种种行为已经涉及触犯香港国安法,因此可以被追究法律责任。从法律角度而言,不少从事反华、反港和协助香港逃逸在外的西方反华组织、政客和人士其实已经触犯了香港国安法,因此可被香港特区政府乃至中央政府追究法律责任。特区政府这次通缉行动,实际上是要警告和惊醒身处海外的“反中乱港”分子、香港居民和外国反华反港人士反思其危害中国和香港安全的勾当,促使其收敛或停止其敌视和破坏中国和香港的行为,否则便有机会面对刑责。

切断内外反中乱港势力的勾连

在一定程度上,特区政府此次行动应有“以儆效尤”的效用。不少潜逃在海外的“反中乱港”分子在香港都有家人、朋友、同党和伙伴,他们现在会清晰知道如果与他们寻求与自己有密切关系的人支持或协助他们的危害国家和香港安全的行径,会为他们的至亲带来祸殃。反过来说,他们大多数的至亲为了不要惹火烧身应该也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这样的话,海外“反中乱港”分子在香港的活动空间和动员能力将会大幅收窄。

最后,西方国家对特区政府此举反应强烈乃意料中事。它们一方面污蔑特区政府践踏人权和自由,更对香港国安法的“域外效力”恨之入骨,谴责它对外国人和移居外地的香港居民构成严重威胁。它们必然会拒绝向特区政府移交逃犯。事实上,为了表达对香港国安法的“不满”和“愤慨”,它们早前已经单方面废除了过去与香港签订的相互移交逃犯的协定。不过,西方国家政府、政客和媒体对特区政府此次行动的口诛笔伐和他们对该八名被通缉人士的包庇和呵护,正好证明他们与香港2019年至2020年的暴乱有关系,他们与香港的“反中乱港”分子的深度勾连,并且仍积极支持和资助那些窜逃到西方国家的“反中乱港”分子的组织和行动。西方势力的言论和行动将会加深香港居民对西方国家在黑暴中的角色、西方遏制中国崛起的图谋、西方对香港的敌意和恶意以及西方的伪善和双重标准的理解。香港居民对西方的“幻想”和推崇会进一步破灭,从而进一步削弱西方势力在香港的影响力,并间接让国民教育和国家安全教育在香港得到更好的推进。

简言之,即便特区政府此次通缉行动在外部势力的阻挠下最终未能将这八名人士绳之于法,但其政治作用却是广大和深远的,对强化香港国安法对守护国家安全的效力有莫大裨益。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顾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