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成为“消失的她”,婚姻最好讲究“门当户对”

文/谢慧敏

朋友请我看电影,说是一部关于渣男的电影,我笑问:“编剧是谁?”“陈思诚!”我精神一振:影片的质量应该不会差,此类题材舍“陈”其谁?(原谅我对陈编剧的下意识的不敬反应)

果不其然,影厅里座无虚席。

此影片弥补了我认知上的一个缺陷:每个人都“渣”,“渣”即“恶”,“渣”是无关性别的人类本性,没有不“渣”的人。然而“渣”有级别之分:有在脑子想想不行动的“渣”,有拈花惹草四处留情的“渣”,有始乱终弃玩弄感情的“渣”;骗钱骗色是“渣”,婚内出轨是“渣”,谋钱害命是“渣”。然而此“渣”非彼“渣”,“小渣”非“大渣”,小渣尤如偷鸡摸狗的街头扒手,大渣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不可同日而语。

跟自己的塑造的大渣男何非相比,陈是一个小坏蛋。

影片男主何非是天花板级别的渣男,为了侵吞老婆李木子的巨额财产,设局杀害李木子。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在女性经济日渐独立的今天,这个道理放在男人身上也成立,不少男性凭籍婚姻实现人生翻盘。凤凰男何非的婚姻上位证明了男人也可以依靠姿色吃饭,何非出身贫寒,学历低下,身无长物,他最称道的“一技之长”是在赌桌上翻云覆雨,下场是成为一只四处流窜的丧家之犬。然而凭借英俊的脸蛋和投人所好的情商,他成功地傍上了身家过亿的白富美李木子。

在这桩婚姻里,李木子图的是“情”,何非图的是“利”。为“情”所困,李木子一次次地原谅了赌瘾上身的何非,为“利”所驱,何非对选择信任他的李木子痛下杀手。

影片的票房还在持续上涨,它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共鸣。因为这并非是一出虚构的故事,而是搬上屏幕的真实事件。杭州的杀妻毁尸案,泰国的孕妇坠涯案,上演了一场场情节雷同的“消失的她”,它们是投掷于社会的重磅炸弹,虽已过去但余震未停,浓烟未散。

影片“消失的她”勾出女性们的恐惧心理。因为文化、习俗、观念、生理等因素,女性依旧是婚姻中弱势的一方,法律条文的平等不能抹平现实中的差距,两性真正实现平等还要假以时日。高频率的出轨家暴已经引起了女性的集体恐婚心理,杀妻事件更是滋长了这种情绪。偷鸡摸狗已经让女性心有戚戚,杀人越货更是让女性不寒而栗。

选择不婚的女性越来越多,选择离婚的女性也越来越多,然而“被迫单身”毕竟是自我保护的防范之举,因噎废食终非解决之道,婚姻还是大多数人的归宿。女性们走进婚姻,应从“李木子们”的身上找到警示。

女性要戒除“情瘾”。男性有“毒瘾”“赌瘾”“官瘾”“性瘾”,女性最大的瘾是“情瘾”。“瘾”即依赖,难以割舍,所有“瘾”的最后结果都是痛苦。女人比男性有更强的感情依赖,为情所困的基本上都是女性。哪怕事业有成、小有名气的高知女性,也摆脱不了感情上依赖。被伤害的女性一次次地选择原谅,一次次地降低下限,在亲密关系里溃不成军、遍体鳞伤,造就了所谓的“恋爱脑”“傻白甜”。女性要学习男人在情感上的自立自强和自给自足。真正的独立不仅是经济的独立,还要有情感上的独立。爱情是锦上添花,先爱自己,然后爱人。

婚姻中的黄金法则是“门当户对”。老一辈人的话也要听听,“门当户对”并非是老套陈腐的观念,而是一种处世智慧、对人性的洞见。当激情浓烈时,有情饮水饱,觉得什么问题都能克服,什么坎都能过得去,当荷尔蒙销褪后,各类问题就会大爆发。走进一种关系,都是各有所需,各取所需,走得长走得远的关系,肯定具备旗鼓相当的条件。“门当户对”不仅仅指的是家世、经济条件,还包括学历、识见,甚至是年龄、长相,唯有相当,才能减少矛盾和分歧,制造平衡,在婚姻的长期关系中,稳定和共性很关键。爱情和激情是婚姻的必要条件,而非首要条件。

李木子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一次次地原谅了何非的嗜赌,如果我们嘲讽李木子的“宽容”和“爱情”,等于把人性善良一面的给否定了,善良不是原罪,况且李木子也出拟了离婚协议。李木子的问题在于不识人性和婚姻的本质,“门当户对”的婚姻不一定能走到白头,但至少不会让她消失于海底。每个人都“渣”,但巨大的经济差异会勾出人性中最大的“渣”。

左岸记:撇开网上说的这部剧是资本的运作,是对当下情绪的特定投喂,要是看完这部剧,突然觉得身边的人不再靠谱,那真要好好想想自己择人的眼光,和为什么会被这样一部电影给带了情绪和判断。那些看完电影一时被带偏,却很快被哄好的是不是一样掉入了又一个循环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