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人文,物外游心

文/下午百合

有一点心烦的时候,倚在那里听一曲戏文。程派的腔有一种沙哑,女声里混着男声,最是有味。晨起翻昨夜的诗稿,不太满意的就丢去一边。写了一首好诗的狂喜也是有的。但是去年写的好诗,竟像嫁出去了的女儿,由她自己在世间行走,生根开花。在外面做官的男子,回到家里是个书生,怕的是笔下没有好画和娘子的不开心。行商多年的人,走南闯北见得多了,他的理想是在一处安静的地方生下根来,看看天边的流云,一年四季的花怎么开。最好有一块自己的菜地,辣椒,番茄,黄瓜从小宝宝捧成大人。女子斟茶的样子多好看,或是手拿了银器理香。心思不能乱,干净的心理出干净的香和茶。

院子里的花,瓶中的也兀自美着自己。可以随手插一个,今天只有一枝马蹄莲,也自成好景致。无花可插时抓了一把芹。一件物仔细地对待它,即刻现出了惊人的美。

衣物不多,素淡的鲜亮的都有几件。进入式衣帽间?算了吧。何苦让物反过来占据了自己。用更长的时间和耐心整理那些衣物。手的温度最是贴合麻的质感,丝的柔顺。

空闲时候如何过呢?看书太久眼睛酸胀,不如附近走走看看那些随时变化的和永久不变的。比如桥上的风景和桥。三五好友坐以论诗,仿佛世道内的事并不存在,可是一转身都是潮头上弄潮的人。此刻水波不兴,清风徐徐地吹进肺腑。诗与人,人与茶一一相应,却又,物外游心。

是最用心地去活着。一点一滴都不错失的,是与叫“自己”的那人每日里相对,或无言会心,或风起潮涌。一个心胸淤积多年的人突然大喊了一声,大踏步地走出门去,不过是一场天地人生!

向晚的灯火最暖。有家的人快回家去,窗是打开的,对面的人看见了一屋子欢快。弟弟又把姐姐惹哭了一回。相爱的男女,牵手去月亮底下走走。声音有一些低,可是并不为着那些话语。然后遇见老去的一对,那么老,那么像,那么爱。

一个人文的社会就是这样吧?每一个人都活出了人的样子。没有那么多的剑拔弩张,它是温润的,心有所归的。何谓人文呢?它是看不见的一种气息,却是在一日一日里去长养和滋长的。它是与物打交道的人,浮于人事的人每天静了一静,喝一盏茶,听一支曲,会一会文。它是虚的,带不来任何的功利。但是它有一种好处,你必得与自己的心相处,去冲撞,抚慰,平静那颗心。你必得归于内在,远离一阵红尘。但是从片刻的务虚生出更大的内在空间,你发现了更多的自己。无所不能的,一通百通的。

它滋养着一种鲜活。一个脱去了角色外衣的人,一个撕去了身份标签的人,一个纯粹的人。

内心有许多噪杂的声音,但属于心的声音只有一个。与文字相遇的自己,与天地相遇的自己,找到了那个内在的声音。它指引的人生就不一样了。你所遇见的风景都是喜爱的风景。你所遇见的人就会是那个最对的人。

春过了,夏季里,花才开得热闹起来。夜间醒来,有一瓣心香摇落。在枕上。随流水去罢!

左岸记:忙碌的心,遇见百合花开,云淡风疏,能静心冥思,而物我两忘,是送给自己平衡烦心最好的礼物,也是重回人文,遇见更美好自己的悠然之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