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定条件下的做题家

文/贾刚

通常,“小镇做题家”这个词往往含有嘲讽的成分,通过不断刻苦刷题,通过高考的放大,来获得人生更大的舞台和更丰厚的收益。这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本无可厚非,但人们讽刺的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在现实社会当中的可承受性到底有几何?尤其是在目前这个比较艰难的时刻,单一技术,或者更准确的说,把任何问题都看作螺丝钉的眼光,究竟能不能够解决人生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

想来这个问题,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容易在于,我们目前绝大多数,甚至99% 的问题,都可以归因于经济问题,说白了就是有钱没钱。马克思也曾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就如同开盲盒一般,如果不幸生在了一个富足的家庭,那么真的可以不用奋斗;但最为困难之处也往往在此,毕竟天选之子的感觉人人都曾经灵魂附体,只是醒来现实却是依旧搬不完的砖、开不完的会、做不完的PPT……

前些时候,回到老家,在熟悉的灶台忙碌。家里就只有几种菜,土豆、洋葱、西红柿、小青菜,如何用这几种菜做好两三天的饭,便成了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当然有人或许会说,不知道去集市上多买几样嘛?但现实的问题,就是我只能够有这么多的选择,我也只能用这些已知的、已有的条件来进行做题!不能够完全重复,还必须有所不同,这便是最基本的要求,至于色香味俱全的要求,那就属于进阶的指标了。

菜品有限制,而且各种配料、调味料也是只有那么几种,想要做得好吃,看各种做饭视频便不太行了。到底如何做?便只有自己的发挥,各种材料的组合搭配了。这两种能不能合到一起?热菜不行,凉菜能够来凑数?是清炒还是炒肉呢?等等……

好在终于还是靠着这几样简单的食材坚持了三天,看到吃得精光的盘子,在刷盘子的过程中,这种代入感便也油然而生。

在自己之外,自身拥有的各种资源、条件、能够动用的关系,都是一个个给定的条件,而如何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受益,便是这道题最终的指向。条件明确,方向具备,剩下的便是在这给定条件下不断的解题。

有的人,沿着笔直的路线前进,不曾怀疑和放弃;有的人,前半段顺风顺水,后来却慢上坡,越来越吃力;有的人,刚开始跌跌撞撞,摸上道之后蹒跚学步;有的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接近终点,却如兔子一样睡起大觉;

如果可以,我愿意前半段经历更多的坎坷挫折,给我一双慧眼,看清楚这个问题、这个世界的面目,不论这个困难是怎么造成的。而在后半段,我想幸福可以来的晚一些,越晚越好,因为人往往就是这样,在经历了高峰的幸福之后,那些微小却重要的感受便不会被珍惜,会认为习以为常,会徒增更多抱怨困扰……“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每个人手中的牌不同,如何打好,便是人生关键。处心积虑、经营算计终究不是长远之计。不妨换个角度,所谓“尽人事知天命”,在相互链接、互相联系的今天,我们每个人的举动都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他人,反之亦然。我们所能把握的,不过身外之圆圈,圆圈以外,我们只能坦然面对。但在能够把握的程度中,尽自己所能的进行沟通、尝试、总结,无他,唯有此法。无数个事情的累积,便也造就了今天的自己,以及未来自己的模样。

恰逢高考,想来17年前的那个少年,也曾经把它看作天王山一样重要,但后来自己的发展才向我更加清楚的揭示了:

每个阶段都是给定条件,排列组合解决各类问题;

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没有办法或许也是一种办法;

永远都会有恍然醒悟的时刻,不断看透一些问题;

主动权始终在自己手中,不抛弃不放弃;

痛苦是清醒最好的证明,不要让自己太过安逸;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见路不走,即见因果。

左岸记:“人情冷暖,生离死别,固然让人痛苦与无奈,而贫穷则可能让人失去希望。”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张桂梅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家说做题对孩子不好,我们没办法,我们只有这个办法!”可以说,小镇青年们只有不断努力和“身经百战”后,才能站在新世界面前。那就好好做题,改变原来的环境,之后就不要再依赖能做一辈子的题,生活之道题没有标准答案,你得重新思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