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青春就差了一场演唱会

文/德鲁伊

周末,因为住的附近是奥体中心,有张杰的演唱会,交通大阻塞,热闹非凡。

知道“闰土”,也就知道闰土。在我们那个年代,“闰土”算不得贬义词,但是用闰土代指,估计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含义。憨憨的、普通的外貌,是不是好歌手,不知道。

因为自己的执拗,孩子怕是也没粉过他。于是看到满街花枝招展的少男少女,中年少女们,还是惊诧于张杰的魅力。打扮的千奇百怪,各领风骚的,与春末暖洋洋且暧昧的空气,莫名的搭。怕是我已经老了吧。

每个时代对于粉这个事情,不尽相同。过去喜欢一些歌曲,也就是喜欢歌曲,对于人只要谈不上讨厌就行,也不会太关注。演唱会室内的、室外的、体育场的,算算参加了不老少。

记忆中疯狂的,貌似是黑豹,本身大家都沉浸在打火机点亮的星海银河中,会场要求熄灭,说是怕着火。再然后就开始失控,后续一首歌结束,为了表示支持,掌声口哨中,打火机雨点般落下。想想歌手们是真不易,就算是一次性的,哪个砸中了也不行啊,至于谁真扔个防风或是钢音的,少不得头破血流、命丧当场。歌手们在场上闪展腾挪,观众们起哄架秧子,后边似乎是哪个歌手出来鞠躬+请求,才渐渐平息。

后边应该是草莓音乐节,那时已然老了吧,为了郑钧和老狼去的。还认真的音乐节式的蹦跳,自己还偷带了啤酒进去。喝的很尽性,听的也很爽。就是因为地是砂砾铺的,蹦跶起来很累,坚持一两首歌还行,再长就要死要活的。一开始慨叹是自己老了,后边发现年轻人一样。我宁可埋怨这地面不行,总不能说现在的年轻人体力不行。

后边心境是真不行了,演唱会老挑剔人家现场唱的不好,就算是VIP的票,也大半送了人。

后边对粉丝圈这个事情,相当一段时间不甚理解。主要是强烈的排他性和攻击性,甚至是对偶像的一些强制要求。生生把偶像二次元化和AI生成化。但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冷眼旁观呗,咱还得俯首甘为呢。那时还庆幸,孩子跟我差不多,对歌曲更在意些,其他的无感。

但张杰演唱会,虽然没在现场,只是有幸看到了孩子们的绽放。对,绽放这词很准确。也就是参加演唱会,对于他们来讲,不再是老旧的去勾起某种情绪或回忆,怀念某个情境和时光。而是,当下,我要绽放自己。

煽情的时候,总说某年某月的某个时刻,和某人在某个演唱会上,要么紧紧相拥,要么相视泪眼,要么疯狂叫喊,要么万人合唱……,其实如今,怕是就绽放一次就够了吧。青春么,不绽放等什么呢?宁可绽放中等待枯萎,也不能连绽放都没开始,就胎死腹中吧。

现在开始理解粉丝圈了,朋友不易得,人生很艰难。偶像本身就是自己存在和渴望的东西,无限接近信仰的东西。那是半点不能亵渎的,否则为之生死度外的,在所不惜。因为偶像的完美和存在,是自己独立存在的标志,标签。这种捆绑,比电信部门的坑可深得多。

突然觉得,当初培养孩子独立喜欢音乐本身,好坏不明了。还好的是,上周学校活动,他们班有组乐队的。他说现场既帅且炸,还分享了视频和照片。音乐怎么样,想的来。不过兴奋总是好的,人么,青春么,绽放一下,总是必须而应该。

左岸记:难怪我的青春是低调而平淡的,没参加过什么演唱会,想都没想过,还特别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到现场去,那么的嘈杂,歌声一定不好听吧,于是太过的理性,也就成了不温不火,丢失了那年少轻狂的激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