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中国需要对话——缺乏对话、访问和交流正在增加冲突的风险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已跌至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的最黑暗的深渊。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会见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以及尼克松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会见周恩来总理),双方力图结束自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内战中获胜以来两国之间所处的敌对状态。尼克松和毛泽东的对话最终促成双方数十年的缓和与合作,现在看来似乎已成为遥远的历史。

  
如今,世界各地的官员和评论家都担心,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冷战不仅不可避免,而且他们迟早会打起来,不是在台湾,就是在南海或其他某个地方。与此同时,由于中美经济相互依赖,一些人曾用“中美国”来形容两国经济的庞大体量,但随着两国日益严格的技术限制、供应链的不断调整以及对增强经济韧性的重视,这一概念正逐渐被瓦解。

  
无论人们认为中美注定是对手,还是认为双方可能以某种方式找到恢复更多合作的途径,还是认为两国关系会更复杂,应该清楚的是,两国人民——政府官员、商界领袖、学者和普通公民——加深对彼此的了解总归是更好的事。建立相互理解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面对面的互动和访问,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观察彼此的社会,并在正式和非正式场合详细地阐述各自的观点和经验。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三年来,中美两国人民之间人与人的这种接触几乎完全消失了。2019年至2022年,两国之间的航班减少95%以上,学术交流枯竭,在对方国家学习的学生人数暴跌,企业员工纷纷离开中国,外国记者队伍在两国政府前所未有的驱逐行动后不断缩减。线上会议虽大受欢迎,但却并不能代替线下会议。缺乏面对面的接触并不是两国关系紧张的根源,但它是稳定关系、避免危机、在双边问题及在气候变化和公共卫生等全球挑战上开展合作的障碍。

  
出于对中美关系发展轨迹的担忧,以及对无法进行实地调研感到失望,我们采取实际行动,戴上口罩,在中国经历了大约70天的防疫隔离,以便在2022年春季和秋季进行互访——甘思德访问中国,王缉思访问美国。我们会见了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学者、记者和外国外交官。当时,美国人和中国人经常谈论彼此,但很少相互对话,我们的访问为了解两国关系的现状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窗口。我们的发现既令人不安,又让人放心。我们在离开时深信,中美建立更具建设性关系的途径是重建深入而全面的社会互动的“筋骨”:人民之间的联系、面对面的交流、文化交流以及实地调研和观察。

  
气氛转变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多次访问对方国家,最近的访问给我们留下一个强烈的印象,即过去三年是两国社会剧烈动荡和转型的时期。各种抗议和异见表达是美国生活中经常出现的现象,但近年来,公众对疫情防控、警察暴力和2020年总统大选的愤怒表达,引发了不同寻常的混乱和动荡。与此同时,犯罪率上升和持续的枪支暴力让许多美国人紧张不安。

  
中国的变化更为显著。从好的方面来看,随着人们更加关注自己的健康福祉,比以前更多地锻炼身体,穿着更加随意,在职业和物质方面竞争和攀比似乎有所减少。雾霾和空气污染水平下降,电动汽车突然变得无处不在。但更突出的是社会紧张的迹象。疫情防控政策优化后,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两国对双边关系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新冠疫情使两国相互隔离,并导致双方都出现了“回音室”:随着紧张局势加剧,缺乏接触使双方难以感同身受,难以从对方的角度看待问题。在两国国内,鹰派的共识开始固化为一种正统观点:中美竞争已经转变为关乎生死存亡的冲突关系。

  
北京和华盛顿都认为,双方关系恶化的责任完全在对方,他们自己的行为是对对方无理挑衅的理性回应。中国官员似乎确信,华盛顿的目标是“遏制、围堵和打压中国”。按照这种观点,美国为了维持全球霸权,寻求弱化中国共产党对权力的控制,限制中国的增长。中国的叙事始于美国在 2010 年代对新疆和香港问题的干涉,随后是特朗普政府对华为和其他科技公司征收关税和制裁,这些行为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仍在继续。

  
华盛顿方面则确信,北京想要瓦解二战后形成的基于法治、市场经济和美国同盟体系的国际秩序。美国的叙事始于华盛顿邀请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在美国看来,这是一种善意的姿态,但北京基本上拒绝了这种姿态,继续不公平地补贴中国公司,限制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窃取”知识产权,限制人权,并在南海和其他地方采取咄咄逼人的军事行动。

  
这两种说法或多或少相互排斥,双方都不相信对方在作出改善关系的承诺时有多少可信度。华盛顿认为,中国最高领导层下定决心结束与美国的和谐共处,放弃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支持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议程。与此同时,北京则高度怀疑美国方面所声称的华盛顿接受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并尊重中国发展的权利的说法。中国官员已经开始认为,不能相信美国总统会兑现承诺,因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被国会或下一任总统推翻。

  
在太平洋两岸的“回音室”里回荡着一种深刻的宿命论,这是一种经济紧张局势加剧和安全冲突不可避免的感觉。这种观点正在造成一种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只要两国首都弥漫着这种无奈感,恶性循环就很难被打破。

  
海峡谈话

  
两国政策界对俄乌战争以及台海紧张局势的看法值得认真观察。2022 年 2 月,当中俄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称赞两国的伙伴关系“没有上限”时,王缉思正在华盛顿交流。不到三周后,当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时,王缉思发现很难让美国人相信莫斯科没有将其计划告知北京。一些美国人期待中国谴责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因为中国经常要求其他国家尊重主权,和平解决领土争端。但令华盛顿失望的是,中国采取了不同的做法。

  
正如2022年底甘思德在北京的讨论中发现的那样,中国精英们真的认为,北约的扩张引发了俄罗斯的安全焦虑,促使普京决定对乌克兰发动攻击。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中国精英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存在着惊人的分歧;与甘思德交谈过的几位中国精英认为,中国的反应实质上是把俄罗斯的战略错误变成了中国的错误。中国官员和专家之间缺乏共识,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北京一直难以找到一个可行的办法和传递稳定的信息。

  
王缉思和甘思德在华盛顿和北京进行的讨论还显示,双方对台湾问题引发冲突的可能性有着截然不同的观感。2022年初,一些美国人向王缉思表达了担忧,他们担心中国可能会利用华盛顿专注于乌克兰战争的时机,对台动武。几个月后,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于8月访问台湾,不少与王缉思交谈过的美国人,包括美国高级军官,都猜测中国大陆可能制定了武力攻台的时间表。这种猜测可能是基于美国的情报分析,但也可能是由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帖子引发的,这些帖子呼吁中国军队解放台湾并完成国家统一的使命。

  
相比之下,甘思德根据其与中国官员和专家的谈话得出的结论是,俄乌战争使中国更加克制。中国军方一些人似乎认为,华盛顿在秘密地刺激北京攻击台湾,这样中国就会陷入“台湾陷阱”,就像美国在越南和阿富汗所经历的那样。此外,中国的技术政策专家指出,即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不费一枪一弹就拿下这个岛屿,台湾的半导体制造能力也不会突然变成大陆的。半导体制造过于复杂,即使是技术娴熟的外部人员也无法自行操作,来自供应商的原材料和客户的订单很快就会枯竭,设备供应商可以轻易地调整几行代码或改变设备中的温度,使生产无法进行。

  
突破隔绝

  
我们的互访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在拜登总统任期内稳定两国关系的努力迄今为止以失败告终,以及为什么今年年初一个中国高空气球在美国本土上空被发现并最终被美国军方击落的事件,破坏了这种努力。缺乏接触和对话使两国关系变得脆弱;现在几乎没有犯错或沟通失误的余地。鉴于存在发生偶发性危机的可能性,重建两国之间的联系刻不容缓。

  
我们可以从简单的旅行开始。自今年一月以来,来华签证更易获得,华盛顿也取消了对来自中国旅行者的所有新冠病毒相关检测要求。然而,两国之间的航班仍然太少;巨大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已将一些往返经济舱机票的价格推高至7000美元。两国的航空公司都希望增加航班数量,但两国政府尚未就取消大流行开始时实施的某些限制达成协议。此外,美国航空公司不愿增加航班,因为俄乌战争导致它们无法通过较短的极地航线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飞行,而这为中国航空公司提供了竞争优势。华盛顿和北京应该敦促航空公司尽快增加几个直飞航班,并继续努力寻找更持久的解决方案,以便在年底前将航班恢复到疫情前至少80%的水平。

  
北京和华盛顿还应向希望访问对方国家的两国学生、学者、商人、医学专家和记者提供更多的保证,让他们相信他们是受欢迎的,他们的活动将受到保护和鼓励。例如,向企业高管们保证,他们的员工将受到公平对待,并更加明确地说明哪些业务是允许的,哪些是不允许的。学者们需要更清晰地了解如何遵守合作研究的规则,以免卷入国家安全问题。

  
中国官员经常对美国人误解中国的做法表示失望。美国人可能不会接受中国人在很多问题上的观点,但如果他们无法进入中国并加深对华了解,他们更有可能拒绝接受这种观点,或坚持对中国过分简单化的描述。他们需要前往中国的签证,能周游中国和与人交流,并能接触到中国的数据库、出版物和档案。同样,美国需要“门户开放”政策,允许各行各业的中国人,甚至是中共党员访问美国。美国应该只限制那些真正构成安全威胁的人士入境。

  
在重建民间交往的过程中,两国政府还应抛开不合理的先决条件,取消对可接受话题范围的不必要限制,以便找到一条重启官方对话的道路。这种沟通在两国政府的行政部门这个层面上最为重要。但美国国会议员和中国全国人大代表也应恢复对对方国家的访问。长期以来,立法机构代表团一直是双方了解彼此的一个重要来源。

  
我们很难乐观地认为华盛顿和北京将采取这些措施。在可预见的未来,两国关系极有可能继续恶化。如果认为恢复沟通必然会增进相互欣赏或尊重,那就太天真了;事实上,更多的了解也可能强化负面观点,加剧紧张局势。但至少,对话和倾听将会使两国更有可能找到和平管控分歧的方法。

  

  
(赵建伟 译)

  

  
甘思德,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顾问、中国商务与经济研究项目主任

  
王缉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创始院长

  
来源:《外交事务》2023年4月6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