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国学!

文/张鸣 历史学家

这些年国学大盛,可是我不大有幸,碰上的国学大师,不是牛皮匠,就是骗子,有本土的,也有台湾和海外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学问吹得上天,连一点点弯儿都不肯绕,就直接吹自己。我听着的时候就想,哪怕你找个托儿,哪怕你谦虚那么一句两句呢?你们的国学,不都讲的是古人之学吗?古人堆里,哪里去找这样自吹自擂的牛人呢?

但是,这样牛气哄哄的大师,企业家还真的挺认。出来搂钱,大把大把的。有的,甚至你给人家钱,还得磕头拜师。我真的不明白,这些一张嘴就出错,满嘴跑火车的大师,一个做企业的,能跟他们学点什么呢?能学的,我看也就是吹牛撒谎。

据说,这一阵儿,王守仁即阳明先生的心学开始热了。我开始以为,这回心学之热,可能围绕着蒋庆先生发作,因为此公在龙场建了一个书院。然而,不是那么回事,有特高端的大咖,建了一个四合院,把四合院变成了王阳明致良知的圣殿。好些企业家不仅自己学,而且让自己的高管和员工也跟着学。在这经济下行的今天,也不知道这些学习致良知的企业,业绩如何,是不是正在逆势而上,屡创佳绩。

说良心话,多少年前,为了研究蒋介石,我也曾找来王守仁的大学问和传习录来啃过。啃完之后,大概是我过于愚钝,真的没觉得怎么样。绝对没有功力大涨,脱胎换骨之感,以前怎样,读完了,还是怎样。

没错,在蒋介石先生留学日本的时候,日本的军界,的确有一股子潮流,认为此前学西方,都学错了,日本的崛起,就是因为阳明学。所以,此前中国人知道的王守仁的心学,经过日本转了一道,此时变成了阳明学,再次输入中国。有蒋介石这样的大人物的提倡,当然也热了一阵儿。热过之后,好像也就无声无臭了。跟我读王守仁一样,读完了,也就完了,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生。蒋介石政府干成的几件大事,无论是统一货币,还是争取关税自主,或者编练德械师,跟阳明学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发动新生活运动,其精神主旨,也跟阳明学无关,连提都没提一句。

日本原来脱亚入欧,学西方学得好好的,猛然崛起,先打败大清,再打败俄国,让西方世界惊掉了眼镜。这一切,都跟武士道关系不大,跟阳明学关系也不大。然而,崛起之后的日本,就开始变味了,讲和魂洋才,已经有点扯了,变成推崇阳明学,则开始转身向后了。结果是二战时悍然挑战欧美,落得个一败涂地的下场。

东方后发国家的现代化,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学好了也做好了,人家就会认可你,你才有可能回身向内,整理、继承和发扬自己的传统。王阳明是个不错的理学家,而且在理学基础上发展出心学。更注意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强调知行合一,把知融汇在行的上面。而且,他自己身体力行,几乎以一人之力,粉碎了宁王朱宸濠的叛乱,保住了一个昏君的皇位。在那个时代,他也只能这样做,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问题是,他的那点本事,放在今天一个科技进步一日千里,管理科学进步日新月异的时代,能有什么用,能放在那儿用?没有系统精深的整理和研究,仅仅凭着几个牛皮匠的忽悠,跟你的企业发展,能有什么关系呢?

干什么,就说什么话,做企业的,就好好做你的企业,可比的对象,在外面,不在中国的古代。原本就是当年国将不国,才有了国学,现在这样不伦不类的扯淡,当心学到手的都是渣渣。

左岸记:要警惕有人打着国学幌子招摇撞骗,或者这样说,真把国学学到家的人不会也不敢胡说八道,只有那些半吊子甚至不学无术的人敢自称大师地信口开河。知识是要运用到实践才会成为生产力,实践有当下性,学习先前文化一个是为了奠定基础,另一个是要与实际相结合,然后创造出新文化,以更适应社会的发展。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