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风暴:新世界徐徐降临

新世界徐徐降临,大多数人尚无所觉。

世界最新的风暴眼,位于美国东海岸微软云数据中心,数层楼高的白色集装箱内。

集装箱里堆叠的服务器中,代码总量超350G的ChatGPT系统正飞速推衍,生成亿万灵魂,迎接四海来客。

海量流量沿着粗壮电缆涌入服务器内。流量来自美国,来自欧洲,来自中亚,来自风尘仆仆辗转而来的远东。

最初的访客是程序员、工程师、AI从业者,很快又多了鲨鱼般游弋的投资人。最后是无数懵懂又好奇的普通人:ChatGPT是什么?

ChatGPT是一款人工智能聊天程序,开发公司为OpenAI,公司创始人之一是风骚时代的马斯克。

埃隆·里夫·马斯克和萨姆·阿尔特曼

ChatGPT是该公司落后一代的产品,去年11月底仓促推出,用于营销和打击竞争对手聊天类产品。未料到,亮相即封神。

有别于过往的聊天程序,ChatGPT并非根据提问搜索回答,而是通过自身数据库,自行理解后作答。

它的智力,诞生于此前3年100亿条句子的日夜训练。训练总文本超45TB。

与它的一问一答,已非提问和搜索,更像是一场跨物种的对话。

最初,人们询问的还是菜谱等攻略,感叹对答的丝滑,但很快,故事开始失控。

谷歌面试官发现ChatGPT,能通过年薪18万美元工程师招聘考试;北密歇根大学教授,发现班里最好的论文,出自ChatGPT之手。

《福布斯》称全美已有89%学生用ChatGPT写作业,《大西洋月刊》称,ChatGPT出现后,大学论文宣布死亡。

有UP主用它写《植物大战僵尸》游戏代码,发现直接可用。还有人零基础,靠它做出了3D射击游戏。

公关公司用它当宣传策划,推销员把它训练成资深客服。美国房产中介用它生成房源文案,一小时工作量,5秒完成。

剧作家和小说家姗姗来迟,所受冲击却最为强烈。

有人用ChatGPT生成了《老友记》二十年后重聚剧本,情节流畅自然。AI构想中,瑞秋当上时装设计师,而菲比依旧在玩音乐和巡演。

它掌握地球上大多数小说的情节,熟稔无数套路,并可模仿众多名家文风。

它参照柯南道尔笔触,不到3分钟完成新的福尔摩斯,开头写道:

那是伦敦一个凄凉的大雾之夜,是那种让最勇敢的人也感到不安的夜晚。

我,夏洛克・福尔摩斯,被我亲爱的朋友兼同事,约翰・华生医生叫去协助他处理一个最重要的案件。

……

到达这位女士的宅邸后,管家迎接了我们,并带我们进入客厅,把我们介绍给女主人,即伊丽莎白・黑斯廷斯夫人。

她是个高大威猛的女人,有一双眼神犀利的蓝眼睛,举止高傲。

它能探讨哲学,拆解历史,证明数学定理,并不限语言和格式。它的能力多寡,取决于我们的想象力。

我们在键盘或屏幕上,怯懦地缩回手指。如同即将踏足月球的阿姆斯特朗,或者刚刚分开海水的摩西。

它所展示的新世界已足够令人疯狂。资本追逐下,OpenAI估值已达290亿美元,成为地球上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

与此同时,新一轮AI风潮涌动,各国都在宣布研发相关产品。国内股市 ChatGPT概念股一周内集体涨了25%,所有大厂都称要推出自己的 ChatGPT。

政要在讨论ChatGPT,微博和朋友圈在讨论ChatGPT,早高峰写字楼的电梯里在讨论ChatGPT。

人们热衷讨论它的神奇,却忽略了,每一场超级工具降临,都将引发革命。

前世界首富,曾经浪潮最大获利者,比尔盖茨意味深长地提示:ChatGPT出现的重大历史意义,不亚于PC和互联网诞生。

1492年秋日,新大陆的岛民,兴奋地见到哥伦布的船艇。他们用鹦鹉和线团,换来了新鲜的小玻璃珠和小铃铛。

那是一场愉悦的玩闹。没几个人注意到,船后面惊雷般的涛声。

百年来,人类已经历三次超级工具的降临,而且密集发生在最近三十年。

第一个降临的超级工具是互联网,它引发了“空间革命”。它用虚拟的聚合,跨越了现实的空间。

和ChatGPT一样,互联网最初故事也起始于聊天界面。简陋聊天室中,天南海北的人们,第一次感受超越距离的魅力。

很快,跨越长城的电邮,跨越大洋的视讯,聚拢全球玩家的网游相继出现。虽然民航速度半个世纪都锁在900公里每小时,但互联网能将地球压缩成村落。

更复杂的全球贸易,因互联网而诞生。印度的代码、美国的系统、欧美的订单、义乌的商品,繁忙的大洋上空,是更繁忙的互联网。

它让广袤的世界触手而及,让政治、社会、商业产生连锁变化,如烟花般在世纪初绽放。

大多数人都未曾料到革命。1996年的初春,马云还背着黑色单肩包,敲门推销“我可以帮你去世界上打广告”。信者寥寥。

第二个降临的超级工具是智能手机,它引发的是“时间革命”。它让我们的工作、生活、娱乐,无时无刻不线上化。

它在降临初也遭误判,2007年,乔布斯举起第一部iPhone手机时,流行论调不过是“更方便看网页”。微软时任总裁称“世界终究要按照我们的规则”。

如今身在浪潮中的我们,已深知其力。

生活已被规划成许多app,一天的信息源自各类推送。社交、消费、宣泄都在狭小的屏幕之上,每时每刻。

时间已被压榨殆尽,最快交易,最速送达,最短时间内获得足量多巴胺。每一秒都已被算法标记。

1999年,中国网民人均每周上网17小时。2022年,这一时间已延长至29.5小时。除了睡梦,尽在网中。

而今,第三个超级工具ChatGPT降临,它将引发“思维革命”。它改变了人类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并由此重塑世界。

在ChatGPT之前,人类是孤独的思考者,面对文明千年积累的巨大图书馆,也只能想办法提高检索的效率。

而现在图书馆多了一位管理员,它包罗万象,逻辑清晰,回答飞速,并能综合所有已知知识,为你提供策略。

现行ChatGPT并非最高版本,数据库也停留在2021年,回答算法还在迭代进化,而后续推出的专业化定制版本,或将成为人类的辅脑。

不再一个人求解,而是人机交流中同行。这是第三次革命的起点。

电影《钢铁侠》中,最酷的不光有战甲,还有实验室里声音灵动的人工智能。

它能将钢铁侠的创意,飞速拓展,执行,补充细节。光影幻动间,创意已成现实,恍如魔法。

那不是未来,那将是当下。

前两次超级工具引发的革命,改变了世纪面貌。我们现在正生活在革命的遗骸之上。

每次浪潮开启,博弈都遍布每个角落,生灭交替循环。

第一次革命,催生出网站编辑、网店店主、网文作者、电竞选手,也引发了唱片谢幕和百货大楼凋零。

第二次革命,催生出新媒体人、视频主播、带货达人,也荒芜了路边报亭,淘汰掉胶卷和现金。

2019年,美国CNBC报道称,“iPhone创造的新行业与其摧毁的行业一样多”。

而今,第三次革命开启,以远超以往的速度。

2月1日,ChatGPT月活用户破1亿人,ins实现这一数据用时两年,TikTok用时9个月,而ChatGPT仅用60天。

愤怒的人们指责它制造信息垃圾,惶恐的人们担忧它引发裁员,而更多人则关心,它会引发怎样的生灭。

ChatGPT投资方之一微软称,旗下所有产品都将整合ChatGPT,Word可以自动写周报,Outlook可以自动写请假邮件。

最快的是微软搜索引擎Bing,已于前日初步内置了ChatGPT。

而在更大领域,专家推测,ChatGPT将改变搜索习惯,替代咨询行业,替换传统客服,颠覆代码创作,改变将快速发生。

新闻中,谷歌两位退隐数年的创始人,已紧急返回公司,研发对策,升级代码。

站在冲击一线的还有内容行业。

格式固定的公文写作、套路重复的公关写作,以及有迹可循的新闻写作,ChatGPT都可完美完成。

小说、剧作、漫画和动画脚本,ChatGPT也可在调校下,以远超传统的速度完成。

已有大学生,用ChatGPT完成脚本,用其他AI工具完成画面,独立制作动画短片。一个人即影视公司。

《人类简史》作者,在去年推出的新版序言中,提前试用了ChatGPT。序言开篇六段用AI完成,几可乱真。

在旧职业灭亡同时,新职业也在诞生。可以预测,AI调校师,AI创意师,AI对接技术员,将进入大多数行业。

ChatGPT是超级工具,不是超级智能,它不会替代人类,而是在升级行业。它将极大降低创意和执行门槛,与人类相辅相成。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首席执行官说:

抢走你工作的从不是AI,而是其他掌握AI工具的人。

革命的前夜,永远哀声与圣歌并存。

那些阴云与城墙,那些风吼与涛声,那些砸碎织布机的纺织工人,烧掉集装箱的码头工会,哭泣着说被淘汰的高速公路收费员,以及正卷入洪流的我们。

这只是开始,ChatGPT之外,AI绘画正窥探艺术,AI制药正破解生命,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正凌空后空翻,虚拟主播正占据屏幕。

AI民用的时代,拉开了厚重又宽大的帷幕,新世界徐徐降临。

美国学者、专栏作家弗兰克,深入研究ChatGPT后写道:我们面临的是对社会的彻底重新定义,以及人类即将过时。

他对读7年级的儿子说:世界已经永远改变了。

左岸记:借这篇文章说说我对“ChatGPT”的一点点想法——“ChatGPT”是个类,“他”真的实现了一直以来我非常期待的程序自动迭代学习的能力,智人其实就是有了越来越强的学习能力人类才会发展到今天样子,ChatGPT或许无法超越人类思维,或许无法实现情绪表达,但“他”完全有可能成为人类完美的脑辅,从而弥补人类大脑的不足之处,让人类社会实现一次新的飞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