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流动:世界互联互通的纽带

在过去的近40年时间里,整个世界的互联互通日益加深,而中国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然而,面对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和近年来日渐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有观点认为,世界已经陷入去全球化的逆流。但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最新研究《全球流动:世界互联互通的纽带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当今世界依然保持着相互依赖的格局,通过商品、服务、资本、人员、数据和思想的全球化流动而彼此连接。并且没有哪一个区域能做到自给自足。可以说,即便是使面对近年来的各种巨变与冲击,全球流动仍表现出强劲的韧性。

“我们发现,尽管大环境存在压力,但是全球大多数流动都表现得颇为强劲。尽管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迟迟未能散去,但在2021年及2022年,全球商品流动却两度创下了历史新高。”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兼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联席院长华强森(Jonathan Woetzel)说,“但我们也应当认识到,如今的全球经济已经和过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数据、创意、人才和服务等与知识和技能相关的流动正在成为推动当今世界互联互通的关键纽带。而在这些无形资产的流动中,中国仍然有很大机会加大其与全球的互联水平。”

“我们认为将来的挑战在于,如何充分利用全球互联的好处,同时控制相互依赖所带来的不足和风险。流动的中断往往会对下游经济和企业产生重大影响,而当一些关键产品的来源只集中在少数地区时,这一影响将会更甚。”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兼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联席院长林桂莲(Kweilin Ellingrud)表示,“中国也需要做好准备以应对这一挑战。”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董事合伙人成政珉(Jeongmin Seong)认为:“跨国公司对全球流动的影响巨大。这是因为,跨国企业占到全球出口总额的2/3,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扮演着核心角色。相应地,在华跨国企业也正在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考虑调整发展战略,寻求包括本地化、多元分散化或加大投资等不同路径。”

 

该研究的核心内容包括:

  • 全球贸易已发展到一个阶段,但与知识和技能相关的流动仍在推动全球互联。商品贸易在历经30年的快速扩张后,其增长已经在2008年左右稳定下来,但无形资产、服务和人才流动已经接过了接力棒,成为推动全球互联的新生力量。2010至2019年,服务、留学生和知识产权(IP)流动的增长速度几乎达到商品流动增速的两倍。数据流动每年增长近50%。虽然中国目前约占全球商品出口的15%,但在服务及无形资产出口中所占的份额尚不到5%。
  • 没有哪一个区域能做到自给自足。目前,全球各区域都至少有一种重要资源或产成品其25%的需求需要通过进口来满足。在电子、基础金属和化学品等多个产成品价值链中,中国都是净出口国。与此同时,中国也是所有资源和知识产权的净进口国。中国有超过一半的知识产权需求需要通过进口来满足,矿产和能源资源需求也有1/4以上依赖进口。在某些行业,即便中国是净出口国,但通常也会从其他国家/地区采购重要技术。例如,虽然中国贡献了全世界80%以上的天然石墨提取和精炼,但仍要在一些关键加工元素上依赖其他国家/地区。
  • 贸易商品“集中”在原产地的情况非常普遍。全球大约有40%的贸易是“集中化的”,即进口国需依赖于3个或3个以下的供应国;其中约3/4的集中化是由各经济体的实际国情所决定。 在这些情况(约占全球贸易的30%)下, 即便全球范围内存在多元供应商,经济体也通常只从少数几个供应国采购产品。作为出口方,中国是“全球性的集中化”和“由国情决定的集中化”的来源地,其是全球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口罩的集中供应方。以这三个产品为例,中国为全球提供了约70%至80%的供应量。而作为进口方,中国也受到集中化的影响,主要表现为,在具有“全球性的集中化”的商品中(诸如铁矿石和大豆), 中国需要依赖少数供应国。
  • 全球价值链始终处在逐步演化的过程中,未来10年,新生力量或将加速其演化进程。1995至2019年,在18条产成品全球价值链中,中国在其中15条的出口份额增幅都位居全球之首。且在全部18条价值链中,中国的份额均有所增长。然而,全球价值链也在不断继续演化。我们观察到,政策制定者们正积极重构那些被认为具有战略意义的价值链。但价值链的重构并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历史上,全球价值链的转移都是逐步推进的。单个国家/地区每年出口份额的涨跌通常不超过2%,而整个价值链每10年内累计转移的比例也不过10%至20%。此外新生力量或将加快半导体和制药等关键领域的转移速度。
  • 在互联互通的世界中,跨国公司是利用全球流动实现增长和打造韧性的关键。全球流动对于各经济体的运行和规模各异的企业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贡献全球约2/3出口的跨国公司在其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他们面临着竞争日益激烈的大环境:在某一市场的运营可能会在其他市场带来重大风险。跨国公司或可考虑采取如下几种行动方案:一是通过深入参与服务和无形资产等日益重要的全球流动,寻求增长机遇;二是通过业务多元化、建立更牢靠的供应商关系以及本地化运营等手段,增强自身韧性;三是发挥自身在全球流动中的核心地位,寻找机会塑造系统性韧性,通过“抱团取暖”实现多方共赢。

 

注:本研究报告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对全球流动和价值链演变系列研究的一部分。其基础是对贸易(横跨资源、产成品和服务领域的30个全球价值链)、资本、人员和无形资产流动进行的综合评估,以及对大约6000种全球贸易产品进行的分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