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振市场信心,改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预期

  
本文系贾康先生在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专题研讨会的线上发言(2022.12.30)

  

  
谢谢孔总。大家好!首先要感谢会议的邀请。我作为研究者探讨性地来谈一下在学习领会二十大精神的大前提之下,怎么样提振企业的信心、特别是民营企业的信心来支持我们的创业创新高质量升级发展。二十大核心的指导精神,我觉得可以浓缩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来实现我们全党全国的中心任务,就是达到现代化的“新的两步走”目标。为此要坚定不移地坚持深化改革开放,构建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而且顺理成章地重申了我们党已经多次强调的“两个毫不动摇”的指导方针。在贯彻二十大的精神的过程中,我们又特别注意到,其后新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明确地提出要切实地落实两个毫不动摇,而且在过去的文件里没有这样表述过的,是直接指出:针对社会上对我们是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不正确议论,必须亮明态度,毫不含糊。要从制度和法律上把对国企、民企平等对待的要求落下来,从政策和舆论上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发展壮大。

  

  
我感觉这显然是中央最高决策层在“问题导向”之下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指导精神。我们的企业,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间显然需要进一步提振信心,改善预期。我们现在面临的三重压力里很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预期转弱,必须把转弱努力调整为转强,而且在这方面我观察,相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民营企业信心和预期方面的问题更明显。最近一些年,毋庸讳言,民营企业、民营经济发展是遇到不少困难的,应该说是处于历史性低谷。从统计数据上来看,2022年的1-11月份,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是5.3%,但是民间投资仅仅增长了1.1%。11月我们国家大中小型的企业制造业的PMI分别是报出49.1、48.1和45.6,比上月下滑了1个点、0.8个点和2.6个点,小企业的降幅更大,而小企业绝大多数就是民营企业,他们又是解决我国就业问题的主力,从全局来看,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已经是在发挥不只五六七八九的基础性作用了。我注意到,新近说中国的市场主体已经有1.6亿以上,这些市场主体之中,民营经济是占了绝大多数的,从企业的从业人员来看,估计应该是几亿人。详尽的数据虽然没有拿到,但可想而知,绝大多数民营企业是小微企业,但每个小微企业平均下来总有几个从业人员。一点几亿翻几倍以后,那至少是一个四亿到五亿的人员规模了。如果我们再把他们的家庭成员看作同一个社会成员中的大板块的话,那么这个规模就更为可观了。领导人特别强调要注重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民营企业他们怎么样提振信心,怎么样振作起来,显然是影响着我国经济增长、就业稳定、创新发展,来实现市场活力和支持我们的升级发展、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如果简要分析一下民营经济发展比较低迷相关的多重因素,从外部看,显然有我们这些年中美关系交恶之后,美国在努力调动其一些可能的盟友力量对中国经济以贸易战切入的其实更全方位的持续打压,对我国高科技的旗舰企业(是千辛万苦冲过烧钱的瓶颈期才脱颖而出的头部企业),是产生了不小的冲击和压力的,负面影响对这些企业来说不可忽视,而更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在环境方面受到的影响,又综合性地从前景的不确定性,从感受到的环境的不良,还有整体上在现实生活中间各种其他主客观因素综合在一起形成的预期转弱,形成了外部因素又叠加到内部因素上面的一种压力态势。内部因素如果比较直率地讲,我们必须指出,有些政策存在着合成谬误、分解谬误的不良效应,有一刀切,有层层加码,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等这些问题。走极端的一些情况所形成的谬误,又同时加上一些网上、社会舆论场上按照否定市场经济,否定民营企业取向的一些不当言论造成舆论方面的一些实际压力,给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相关的社会成员带来了不少的思想压力,甚至可以说是迷茫和恐慌心态。

  

  
在当下,我们如果从贯彻二十大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发力,从短期衔接到中长期,抓住我们防疫抗疫政策做出优化调整的契机,扛过一般人认为一到三个月国内各个地区先后出现疫情高峰期的关口之后,大概率经济会往上走,迎接2023的打开新局面。这样一个形势之下,我觉得我们应该积极考虑在更好领会理解二十大精神和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导方针的过程中,努力地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争取吃到位,来提振民营经济的信心,也同时使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共同提振信心,在促进预期向好的过程中更好形成推进中国经济升级发展的合力。

  

  
是不是有这么几点,我们需要来做认真的研讨。一个是在中国的社会氛围里,需要为民营经济进一步正名,充分肯定民营经济在拉动就业、促进创新、激发市场活力等方面他们的作用和贡献。舆论宣传上应该加大这方面的力度,要按照中央的指导,坚决和否定市场经济、否定民营经济的错误言论做斗争。我们觉得是否可以针对性地批驳几个互联网上的负面典型来以正视听,以慰人心。我记得2018年11月1日总书记亲自主持的座谈会上,明确地说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同时就批驳了什么离场论、新的公私合营论、直接控制论等,是非常有针对性地批驳了错误观点的。我们现在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必要性?如果让一些错误言论肆无忌惮破坏市场经济稳定发展相关的根基性认识,那么是很难使党的政策在广大的民营企业从业人员和企业界的一些当局者那里形成比较高的公信力的,需要在这方面做出努力。

  

  
另外,我觉得还是要坚持贯彻中央这几年已经反复发文所说的“弘扬企业家精神”这个方针。市场经济一个相关的基本常识,就是往往高风险对应的是高收益,特别是创业创新活动特别需要有这种敢于冒风险的企业家精神去试错去创新。一般社会上的人们通常看到的是少数成功者的辉煌,他们的无限风光,没有能够看到或者印象并不深刻地来知晓作为大多数的这样一些失败者。现代经济里,特别是数字经济里的创业创新,称得上是九败一胜,甚至只有百分之几的成功率。这些屡败屡战的创业者,他们即是我们所说的企业界的人士,他们的坎坷和艰辛应该让社会得到更好的认知。同时,这也就是给企业家精神正名。企业家精神绝对不限于那几个成功者的风光无限,应该是对应整个创业创新群体他们的艰苦奋斗,是他们敢于冒险、承担巨大压力去争取成功率并不高的这样的一个结果,但一旦有百分之几的成功,可能带来的是100%整个局面的焕然一新。

  

  
还有第三点,我们觉得应该于讨论中充分强调坚决贯彻中央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指导方针内含着的进一步保护产权,公平竞争,对企业要明确地赋予平等市场地位,在出台融资、审批、营商环境相关的一些具体政策规定的时候,应该是按照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的要求,引导鼓励支持民营企业和所有的企业一起发展壮大。

  

  
接着我觉得还有一点,最近中央的精神和有关部门的口风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积极推动平台经济完成整改,鼓励他们振作起来进一步地推进创新。在更好地优化常态化监管水平,纠正过去一些偏差的基础上,中央文件说要“推出一批绿灯”项目,我觉得对这应该抓紧尽快加以落实。监管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应更多地体现促进平台经济在创新中间实现健康和繁荣的发展。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已经冲在前沿的为数不多、但已经有国际影响的这些数字平台头部企业,他们在引领发展、创造就业,加入国际竞争中间是有潜力继续大显身手的,而这对于实现中国现代化的支撑作用至关重要。我们要支持他们纠正偏差以后真正振作起来,去更好地在创新的轨道上升级发展。

  

  
再有第五点,显然我们需要结合着二十大报告特别强调的在实体经济这方面的发力,把制造业作为实体经济的脊梁的升级转型,和民营企业在制造业、实体经济里更好发挥作用结合在一起。大量的民营企业他们是有这方面的敏感性与创造性的,很多的专精特新的“小巨人”“隐型冠军”企业,就是出自民营企业。我知道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出到了第三批名录,以后还应该有一批一批更多定向给予支持的专精特新企业成长起来。这里面民营企业是不可忽视的生力军。

  

  
第六点,显然还需要针对着现在中央特别看重的房地产业界,要打通稳楼市的所谓“最后一米”。中央已经强调,要化解优质头部房企的风险,那么就是要注重一些带头的、有一定影响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在得到改善资产负债状况之后,促进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回归常态,并且要对接配套改革,打造有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新发展模式。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角。当然也要因城施策,优化调整原来有关房地产这个领域里的各项政策。总体的取向我认为中央已经是暖风频吹,要进一步把政策落实好,比如新近在投融资方面给予具体支持的“十六条”。刚需和改善性需求亟须因城施策地给予更好的投融资支持,这样来形成在“冰火两重天”格局已经形成之下更合理的、各个地方尽可能高水平的定制化解决方案,进而达到整个房地产业界能够更好发挥支柱作用的一个新局面。

  

  
再有第七点,应该总结我们过去已有的一些经验,更好推进法治化建设,在切实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这个方面,要体现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可预期性。中央过去在总书记2018年10月1号讲话前后陆续有文件,特别强调了怎么样保护产权,怎么样纠正侵犯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最高法、最高检有特别一些具有针对性的很好的指导意见,比如在民营企业有一些商务纠纷、经济诉讼案件的时候,怎么样更合理地掌握这里面的一些要领。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把这些做得更好。

  

  
最后一点,在当下的运行来看,估计我们需要有思想准备,虽然现在前景上大概率是明年看好,但是怎么扛过当前的一个调整期和压力期,我们不宜过于乐观,应该及时做好一些应急措施。在我们各个地方有先有后扛过疫情高峰期的基础之上,我觉得2023年在3月上旬开两会的时点上,可能我们已经有更充分的把握,把下一年度引导性的经济增长的目标要设定为6%左右,可以说就是一个明显恢复到经济潜在增长率水平的这样一个导向。这应该成为一个契机,我们再配套地把从短期到中长期的其他的各项措施形成一种组合拳,引导着广大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更好领会中央的精神,在提振信心之后,形成长期主义的行为,来更好地加入中国式现代化升级发展推进的过程。在有效投资和调动消费潜力等等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可用的空间,也有很多政策工具应更好地优化使用,这也可以配套地使民营企业看到整个经济发展中间景气的上升,繁荣的可期,以及从制度层面到政策层面所有这些有利于改善预期的这些积极因素。

  

  
当然,如果说得更全一些,还有很多可讨论之处。比如研究中间,已经有很多人强调阶段性的是不是还可以考虑适当增发消费券,使老百姓的日子得到一些政策与景气的支持。我们的生育政策,是不是还可以更好地来讨论一些针对性的鼓励生育的补贴,降低养育成本。社会保障这方面是不是还可以做得更积极进步,对养老三支柱的体系应该更好地打造。这些涉及到的广大民营企业成员所感受到的政策的阳光普照,也是有利于提振整个民营经济部门预期和信心的。我感觉领导人过去强调的“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在当下也有非常好的针对性,而二十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我们在提振信心方面做了很好的指导。我们要共同努力,把整个市场上的企业信心,在现在抓住契机而将展开的一个新阶段上明显地提升起来,以更好的预期来支持将于2023年迎来的我们升级发展的新局面。

  

  
这些看法还很粗糙,汇报出来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