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无奈

午觉醒来,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手机补充小说。

婆婆卧病八年多,白天她不睡觉,在炕上一会儿一叫,或是扶她起来,抽支烟,又躺下;喊冷,让盖被;躺不了三五分钟,又喊,再扶起来,抽烟,再躺下。这一天天的,就这样一个劲儿地折腾。

夫君大齐只顾看他的视频,装听不见,亏他还是亲儿子呢!他当了甩手掌柜,我就只好盯着,一句话写不完,听到她又喊了。

有两次,听到老太太叫我,我忙跑到她跟前,问她什么事?她看着窗外说:“把猫放进来!”

我啼笑皆非,外面正暖和,人家小猫在窗台上晒太阳呢,猫是最知冷知热的了,如果冷,早就溜进屋了。这老太太,可真够操心的,头发都白了,都动不了了,还操心呢。为了这种无聊的破事,也能打断我的写字!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写,一次次地被打断思路,我忍不住唉声叹气,大齐却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笑,什么人啊!

一下午才写了500字,还不如早晨写得多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